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库
  3. 神曲奏界 红S
  4. 第六卷
  5. ACT12 GENIUS AND FAULT
  6. 繁体版

ACT12 GENIUS AND FAULT
2017-06-23 18:19:28

		

如若问这是何处——根本就毫无意义。
既存世界被摧毁后的崭新领域。
以黑色【世界之种】为中心,等待再构筑的无之世界。
只有纯白的黑暗,在等待着新的【存在方式】。从黑色球体中不断发出的黑色闪电扩张着虚无的领域——就好像无数的树枝般向外延伸着。
就在这虚无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雅莉缇发出了分不清是怒吼还是悲鸣的喊叫。
就像龙虾般后仰着神曲——随着反作用力放射出精灵雷。
同时的两条射线。释放着燃烧虚无般的光量描绘出双重螺旋袭向克缇卡儿蒂。
“——!”
右手迸发出经理来了。
虽然是无法达到伊雅莉缇全力一击的程度,但是——
轰鸣。
从正面碰撞的精灵雷。
克缇卡儿蒂的一击虽然无法抵挡下描绘出双重螺旋的射线,但已经足以改变射线的收束和方向。
随着爆炸扩散的精灵雷。
当然,无法抵御的部分直接冲着克缇卡儿蒂射去,但面对失去了收束性和贯穿力的射线,克缇卡儿蒂仅仅左手张开屏障便轻松挡下。
紧接着——
“破!!”
伴随着尖锐的呐喊声,多米迪耶鲁向着爆发的另一头飞去。
就像尤芬莉和沃鲁菲斯对哥利亚迪采用的相同战术。
虽然单纯,但也需要瞬间性的判断力——丝毫没有思考攻击和防御优先度的时间,但效果惊人。
更何况对手对自己的力量太过自满,如果是上级精灵的话。
“觉悟吧!!”
瞬间从数米处刺来的利刃。
拥有精灵雷和物理性质的必杀一击,而且是上级精灵的全力。这庞大的力量和研磨至最强的意志,正是多米迪耶鲁创造出的回避防御不能的绝技。
可是——
——嗡!!
伴随着钢琴至高的旋律,克缇卡儿蒂展看的屏障之盾闪耀起耀眼的光芒。
饱含弗隆全身气力的一个音节使得克缇卡儿蒂的力量瞬间倍增。当然,即使无法维持——也足以给防御敌人攻击的【盾】获得爆发性的力量。
“唔!?”
被浓缩至极致的刀刃——开始微微抖动。
当然,克缇卡儿蒂放射出的精灵雷还没有达到多米迪耶鲁破坏性的效果。实际上,多米迪耶鲁的突进并没有被阻挡。
但是——这预料之外加持所带来的压力,还是使得精神出现动摇,切口微微的偏移了目标。
欠缺集中的绝技……已经不再是必杀。
利用左手的【盾】错开剑尖,克缇卡儿蒂露出了无畏的笑容。体势崩溃的多米迪耶鲁已经没有了收剑和回避的余裕——
“咕哇!?”
克缇卡儿蒂的直拳笔直的打中了多米迪耶鲁的面门。
多米迪耶鲁回转着飞了出去。
但是——
“……打偏了么?”
克缇卡儿蒂低语道。
在她的直拳命中瞬间,感觉到多米迪耶鲁如文字所述展开了一纸之隔的屏障。
当然,混合有精灵雷的一拳,不可能就凭借如此不堪一击的屏障就防御得下来。但如果无法一击使得他战斗不能,对克缇卡儿蒂来说就等同于【打偏了】。
再不堪终究也是【技巧】的精灵。
瞬间的反应和细微的技巧并非其他上级精灵可比。
“可……可恶……!”
重整态势的多米迪耶鲁怒目而视。
并非克缇卡儿蒂。
而是在约莫两米外俯视着战斗的弗隆。他已经发现了弗隆瞬间的技艺化解了必杀。
如果只有克缇卡儿蒂的话,刚才那一击毫无疑问早已发挥了必杀的效果。
多亏在她身后俯视战况的神曲乐士才化解了那决定性的一击。
“【红之歼灭姬】……没想到有神曲乐士的加持……居然能达到如此程度……”
多米迪耶鲁和伊雅莉缇的契约乐士此刻正在【奏世乐器】中无暇顾及这边。当然,神曲乐士的技术多少会出现力量的偏差——如果是一对一的话,无论是多米迪耶鲁还是伊雅莉缇都很难战胜弗隆和克缇卡儿蒂的组合。
正因为如此,多米迪耶鲁等人才会采用二对一的战术,可是……
“既然如此——这个怎么样!!”
伊雅莉缇双手合十。
张开的双手间浮现出数十枚光弹。
“给我变成蜂窝吧!!”
伊雅莉缇右手一挥。
光弹一齐——可是在密度、角度、轨道和时机上微妙的错开射向了克缇卡儿蒂。而且随着回转逐渐整合成了一个圆筒形。
精灵雷的弹幕。
“尽耍小聪明!”
克缇卡儿蒂张开右手放出精灵雷。
将伊雅莉缇的弹幕在空中诱爆。
但是伊雅莉缇再度在空中移动,接连不断的释放着精灵雷的弹幕。
克缇卡儿蒂也不断的击破波状的弹幕。
而就在这时——
“觉悟吧!”
多米迪耶鲁回转着银色的刀刃冲来——目标是弗隆。
大概是认为只要没有神曲乐士,二对一就会占优吧。
只不过……
“——什么?”
克缇卡儿蒂急速的跳向后方展开了屏障——多米迪耶鲁的斩击轨道被轻易地弹开了。
缠绕有精灵雷的斩击以数厘米之差通过了缩起身子的弗隆头顶。同时克缇卡儿蒂伸出手抓住了多米迪耶鲁握剑的右手。
“正好。”
——克缇卡儿蒂微微一笑。
“你——”
“就来当我的盾牌吧。”
伊雅莉缇的弹幕袭来。
克缇卡儿蒂强硬的拽着多米迪耶鲁的手腕冲向前方。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紧急展开屏障挡下了伊雅莉缇的精灵雷。
多米迪耶鲁的屏障和伊雅莉缇的弹幕相抵,产生出大量小爆炸。
“你这个笨蛋!!”
伊雅莉缇怒骂着双手举过头顶。
掌与掌只见迸发出极光。
瞬间成长——
“至少也给我拖延住她!!”
“——了解。”
为了大义——话语中没有丝毫虚假。
多米迪耶鲁将克缇卡儿蒂抓住手腕的手反向抓住,以自身作为脚镣封住了克缇卡儿蒂的行动,恐怕是准备利用伊雅莉缇的精灵雷同归于尽吧。
但是……
“做不到就别逞强。”
“咕哇啊!?”
克缇卡儿蒂用左手抓住了多米迪耶鲁的面门。
在零距离下——直接射出无衰减的精灵雷。
乘着他一瞬间的失神。  抓起他的身体——
“还给你。”
丢了出去。
“——!”
看着眼前飞来的多米迪耶鲁,伊雅莉缇出现了一瞬间的犹豫。
暂且不提同伴意识,这样直接射出精灵雷只会打中多米迪耶鲁而已。
伊雅莉缇回避着多米迪耶鲁重新射出精灵雷——
“真是浪费啊。”
在伊雅莉缇的眼前。
出现了克缇卡儿蒂的身影。
同时克缇卡儿蒂的身后有数个小爆炸正逐消逝。
“——诶?诶?”
难以置信的移动速度。
而且还有意义不明的小爆炸。
也难怪伊雅莉缇无法理解。
本来——上级精灵只要张开翅膀浮游,和使用立场移动便可拥有充分的移动速度。也因此,谁都无法想到,利用精灵雷从自己后方爆炸,乘着这股暴风的加速度来移动。
“你也有契约士吧。”
眯起真红的双眸,原初的精灵注视着面前年轻而又强大的后辈。
“并不是只有单方面的给予力量,同时也要向人类学习。看着他们,理解他们的想法。那些脆弱生命的智慧——正因其脆弱才拥有五花八门的创意,是不是给予我们惊喜。特别是,像我们这种沉浸在自身力量的生物呐。”
“别说的好像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好歹我也是前辈——呐。”
克缇卡儿蒂微微一笑,祭出了直拳。
伊雅莉缇后跳着避开了这一击,并和克缇卡儿蒂一样的挥出了收束有精灵雷的右手。
掌与指尖。
伴随着强大力量的打击冲正面冲突。
精灵雷与精灵雷的对抗。
白色虚无的世界吹过一阵暴风的奔流。
紧接着——
“给我粉碎吧!!——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才不要。”
说着——克缇卡儿蒂收回了伸出的左手掌。
——赢了!
判断到克缇卡儿蒂的气势锐减的伊雅莉缇,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但是——
——嗡!!
犹如等待至今的钢琴声回想天际。
就好像为了填补至今的空白一般——
“克缇!!”
弗隆呼喊到。
瞬间,克缇卡儿蒂的力量有了爆发性的增长。
“怎么可能————!?”
一击便将伊雅莉缇压制了。
而且——
克缇卡儿蒂的左手腕——支撑般的抓住了右手腕。
千钧一发之际,犹如积攒力量般的握紧了拳头。
就这样。
“哦哦哦!!”
从对抗状态中——瞬间加速。
以人类格斗技中的【寸劲】,在紧贴的状态下爆发性的打击对手——正确来说,就是超高速的接近,释放瞬间冲击。
而爆发而出的是,精灵雷。以压倒性的破坏力破坏个体的表面,将肉体的一部分利用精灵雷强制送还。
“咕……咕…………!!”
伊雅莉缇压着左肩痛苦的呻吟道。
对人类来说本应是必死的重伤——不愧是上级精灵,那瞪视着克缇卡儿蒂的眼中仍存有战意。
“萨裘兰特!!支援神曲!”
伊雅莉缇向【奏世乐器】中的契约乐士喊道。
大概是认为只要有契约乐士的神曲应该还能一战吧。
确实,只要有萨裘兰特的支援神曲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战胜克缇卡儿蒂。接受到专属契约乐士演奏的神曲,精灵甚至能够获得数倍的力量。
可是……
“萨裘兰特!快一点!你那边暂时先停一下——”
这么喊着——
“萨裘…………!?”
察觉到毫无反应的伊雅莉缇,愕然的回望向自己的契约乐士。
萨裘兰特他……
“萨裘兰特!”
……被【奏世乐器】吞噬了。
黑色——和【世界之种】同样的闪电从【奏世乐器】中涌出,缠绕在萨裘兰特的全身。其前端部分早已和萨裘兰特的肉体同化……就好像血管的脉动般,忽明忽暗。
并不止萨裘兰特。
艾亚兹。
还有妲莉法娜。
都同样被【奏世乐器】中的漆黑闪电所缠绕。
为了让他们继续演奏——而成为了【奏世乐器】的一个零件。
其证据就在那三人的脸上,那失去一切神情的脸,仅仅空虚的演奏着乐器。
“萨裘兰特!萨裘兰特!”
伊雅莉缇悲伤的呼唤着契约乐士的名字。
但萨裘兰特毫无回应,仅仅如机械般的操作着【奏世乐器】。
“妲莉法娜!?”
多米迪耶鲁的契约乐士——果然也毫无反应。
三个人都一样。
“……这到底……!”
没错——三个人。
其中只有一个人不同。
桑提拉·波尔森。
“顺利,真是一切顺利——太美妙了!”
波尔森弹奏着键盘说道。
只有他没被闪电侵蚀。披着那件毫无变化的披风,忙碌的将手指在键盘上起舞。
“桑提拉·波尔森!!”
伊雅莉缇怒吼道。
“你对我的契约乐士都干了什么!?”
“……嗯?你在说些什么?”
波尔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为什么萨裘兰特变成那样了!?”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
桑提拉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
对他来说想必一切都是计算之中——预料之中的事情吧。
“这就是世界再构成呐。当然最终大家都将回归【世界之种】不是么,他们只是因为距离【种子】太近受到影响罢了。而【奏世乐器】将作为安定装置帮助他们完成剩下的工作。”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也会受到影响吗!”
“开什么玩笑。”
波尔森做作的摇了摇头。
“那样的话,谁来决定【再奏世】的方向?如果是重置世界的话也就算了,而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创造世界可是需要拥有意志的【主体】来决定世界的走向。我可是有作为新世界的神——这一重要指责在身。”
“……你这个家伙……”
伊雅莉缇眼中犹如喷火般愤怒的瞪视着波尔森。
“你从最初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吧……?从最初开始,大家,全员,就是为了让你成为神的垫脚石——”
“垫脚石?当然不是,我才不会做那么无意义又无用的事情。大家,可都是贵重的材料啊。都将成为新世界的基石,当然他们——”
波尔森嘴角露出笑容。
雪白的牙齿。
就好像啃食猎物的野兽一般。
“——还有你们都是呢。”
“——!!”
黑色闪电迸发而出。
从四架【奏世乐器】和【世界之种】中,闪电如蜘蛛网般的缠住了伊雅莉缇。
同时多米迪耶鲁也被捕获。
“桑提拉·波尔森……!你这家伙……!!”
“真是一群可悲的笨蛋呐,你们几个。”
波尔森说道。
“世界再构成。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来过,其中的【一切】,有何根据会认为只有自己将被排除在外呢?”
手指优雅的在键盘上舞蹈。
那不断鸣响导致耳朵麻痹的异音——更加尖锐的响起。
“——!!”
“……!!”
早已和克缇卡儿蒂在战斗中陷入疲惫的两柱上级精灵。留下短不成声的悲鸣,被【世界之种】吞噬了。没有抵抗的时间,一切都在一瞬之间。
就这样……
“那么,差不多了吧。”
波尔森望向克缇卡儿蒂。
“老老实实成为我【再奏世】的材料吧,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现在的世界已经别无选择,姑且,为了回归白纸【乐谱】的分析算是完成了,不过果然还是需要你体内沉睡的情报呢。就算失去了解析装置,只要你被我的【始祖精灵】吸收的话,也将达到相同的效果。”
“你认为我会协助么?”
克缇卡儿蒂面带同情的说道。
但波尔森并没有理解她表情中的含义。仍旧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没有其他的选择,你是赢不了我的。”
“有什么根据?现在可没有愿为你效力的精灵哦?”
确实精灵们,是以神曲作为报酬来为神曲乐士服务的。
但那绝不是作为奴隶屈服于人类统治的意思。它们也拥有自我意识来选择是否帮助人类。面对眼前自己的同胞相继被【世界之种】吞噬的罪魁祸首,实在无法想象还有谁愿为他效力。
可是——
“还是说你准备赤手空拳和我战斗?”
“……你到底在看着哪里?”
波尔森说道。
“我的精灵就在这里,在你们的眼前。”
波尔森悠然的抬起了头。
现在——直径约数百米的巨大黑色球体正在上空。
波尔森刚才所说的(我的【始祖精灵】)。
这也就是说——
“难道……!”
“原初的世界是由奏世神和共计八柱的始祖精灵所创造。也就是所谓的创造世界的精灵之力。”
所以说……
“这便是我的始祖精灵,虽说做工稍稍有些粗糙。”
“……还真是呢。”
克缇卡儿蒂面露苦笑的回应道。
毫无意志和感情的能量聚合体。
与其称为精灵——想必说是压倒性的【力量】更为妥当。
仅存在【力量】,缺乏主体的存在。
【世界之种】——新的始祖精灵。
“不过还真是和你相称呢——桑提拉·波尔森。”
“你难道是在侮蔑我么?”
“是又怎么样。”
克缇卡儿露出了蒂挑衅的笑容。
但波尔森仍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就没办法了。虽说不能完全把你破坏掉,但至少还是要稍稍教育一下呢——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说着波尔森的指尖在键盘上叩响了。
瞬间。
球体停止了回转。
黑漆漆的表面出现了皱纹。随着嘎吱嘎吱作响表面扭曲……内部的物体暴露在外。
是一个巨大的眼球。
“……!”
根本不是什么精灵。
虽说可能具备相同的要素……但这是名副其实的怪物。
“别胆怯,弗隆!”
克缇卡儿蒂说着来到了他的身边。
“恐惧会使神曲埋上阴影。愤怒起来,他的蛮横无理,他的擅作主张,用尽全力将其否定。这将化为我的力量,同时也是打破他傲慢的力量。”
“啊啊……说的也是呢……!”
单眼的怪物……还有那身缠披风的神曲乐士。
注视着自己应当面对的敌人,弗隆点了点头。
没错,现在可不是迷茫和胆怯的时候。
只需要拼尽一切将桑提拉·波尔森打败。
既然如此——
“克缇……拜托了。”
切换着自动演奏的封音盘,弗隆说道。
“了解。”
红发精灵点了点头。
大大的张开精灵的翅膀,她向着【世界之种】跳跃而去。
·
沃鲁菲斯的【送还】作业很顺利。
学生们统一意志演奏出的【神曲】,获得了预想之上的效果。
伴随着吱啦吱啦的声音,从伤口开始逐渐分解的沃鲁菲斯,停止了崩溃。
尤芬莉深深叹了口气,更进一步的进行着诱导。
通过干涉失去意识的沃鲁菲斯——使其解除物质化。
紧接着,沃鲁菲斯的轮廓渐渐开始模糊。
“沃鲁菲斯……?”
数名女生不安的呼唤着它的名字。
下一个瞬间——苍狼形态的精灵,如海市蜃楼般的,消失了。
“没关系,只是解除了物质化而已。这样应该就没事了。”
向大家如此说着——尤芬莉陷入了脱力状态。
长时间高度集中的神曲演奏。使得廉巴鲁托和尤芬莉都处于过劳状态。她当场一屁股坐下又深深叹了口气。
随着尤芬莉的回答,学生们也长长叹了口气。
但是——
“诶……怎么会……?”
听到佩鲁赛露蒂的声音,大家一起回过头来。
因专注于沃鲁菲斯的治疗,大家都无心观察周围的状况。
当他们再度看向巡洋舰面朝的方向时——全员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怪……怪物!?”
丹库伊斯恐惧的呻吟道。
那怎么看都只能以异样来形容。
极端来说,那是一个巨大的眼球。
黑色表面一部分扭曲,直径达数百米的眼球正咕噜咕噜的转着。其周围犹如触手般闪耀着数百根黑色闪电。
而【奏世乐器】正在它的四个方向缓缓回转。
明明刚才还只是黑色的球体……现在已经毫无疑问的化为了怪物。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结构啊!?”
廉巴鲁托低语道。
即使是他,面对这不可思议的巨大异性也会心生动摇吧。
不过……
“大家……快看……!”
普利尼西卡指着和怪物稍有距离的地方。
在那里——
“弗隆!?”
丹库伊斯不禁惊叫道。
漂浮在虚无的领域中持续演奏着单身乐团的,正是弗隆。
而他的周围,还能看到围绕着将伸向他的闪电触手击落的克缇卡儿蒂。
红发精灵犹如闪光般接连抵御着怪物的闪电。
那身影既雄伟,又美丽。那优雅的少女身姿,不禁使人联想到古代传说和寓言中传承的英雄。
但是——
“喂……虽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过这不是很糟糕吗!?”
学生中一人说道。
确实——克缇卡儿蒂正在和怪物战斗,而且看起来还处在旗鼓相当的状态。
但是只要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发现她正趋于劣势。目前克缇卡儿蒂仅仅是将怪物放出的闪电击落,却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恐怕现在仅能做到保护身后的弗隆不受攻击而已吧。
“……这可不妙呢。”
尤芬莉皱起眉说道。
但是……
“又没办法轻易的介入……”
等级相差太多了。
这边只有米泽露多利托这一柱下级精灵。虽然也不是没办法再次召唤精灵,不过也无法保证精灵会愿意来到这片虚无的世界里——即使让下级精灵和中级精灵参战,大概也只会拖克缇卡儿蒂的后退而已。
“是……是不是逃走比较好啊……?”
“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帮上忙的事情吧……”
学生们的脸上渐渐被不安和恐惧所笼罩。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仅他们对眼前的状况还无法把握,再者看着眼前如此怪物,一般人都会选择逃跑吧。更何况在这里的所有人还都只是学生。
没有人做过赌上生命的战斗。
也没有那份觉悟。
所以也就没有理由责备这些未经世事的孩子。
但是……
“——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无可奈何的语调。
开口的是——丹库伊斯。
“……诶?”
“弗隆真是做什么都那么费呢。最终不还是得让我这个天才出手么……”
他再次拿起吉他抱怨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不知为何表情中微妙参杂着喜悦。
“丹库伊斯,你——?”
“利用刚才的要领,从这里支援弗隆的神曲不就行了?很简单不是么?”
丹库伊斯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就结果来说,他那傲慢至极的性格并没有安全治好……看来对他来说这里就是【天才科马洛·丹库伊斯的闪耀舞台】的样子。
确实如果能在这里帮助弗隆逆转战局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名留青史。虽说以丹库伊斯的脑袋是否能够理解这一状况还是个问题。
“说的也是呐。”
廉巴鲁托苦笑的说着,拍了拍丹库伊斯的后背。
“哎呀,真难为你能说出这么难得的话啊。”
“你在说些什么,我的话中可是永远满含英智和含蓄哦。本来还想着找时间出本科马洛·丹库伊斯语录来着——”
“各位,再稍微,再稍微加把劲吧!”
啪!尤芬莉拍了拍手鼓舞道。
“我们也有能够做到的事情!来助他们一臂之力吧!”
佩鲁赛露蒂也努力的说服道。
全员——早已在帮助沃鲁菲斯治疗时用尽了全力。
而且还不知道面对那巨大的怪物,自己等人能否起到什么作用。稍有不慎,甚至还可能卷入双方的战斗中也说不定。本来,这时应该全力逃跑才是上策吧。
可是——
“拜托了……”
看着佩鲁赛露蒂和普利尼西卡低下头。
学生们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
“……她们干的不错嘛。”
在离大家有段距离的地方,一名少女面露苦笑。
她就是之前——向佩鲁赛露蒂搭话的眼睛少女。
她的身旁……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名纤细修长的美丽青年。
银发——面容精悍的青年回过头向少女说道。
“【红之女神】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的【友人】们。看来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呢。”
“……”
青年苦笑着耸了耸肩。
“总而言之我们就专注于防御吧。”
说着,少女微微一笑。
·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
弗隆一刻不停的演奏着神曲。
为了给予克缇卡儿蒂力量。
也为了守护大家所生活的世界。
但是——
“…………我…………?”
只要稍有松懈意识就会变得朦胧。
不——不对。
有什么东西对不上。
自己的体内某种意识,无法和状况吻合。
到底……是什么?
“弗隆!打起精神来!不要被那家伙的【世界改变】吞噬了!回想起心中的真实!”
克缇卡儿蒂大喊着飞来。
“……啊啊……”
在缓缓融化的意识底端。
表层的弗隆这一人格有所不同的——类似于本能的部分终于又理解了事态。
没错,波尔森的那个【世界之种】正在持续影响着世界全体。虽然他没有明说——但【物理法则和历史事件都将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
(……可恶……原来是这么回事…………)
一加一等于……
——二。
真是这样吗?
(…………)
太阳是从东方升起?还是西方升起?
又或者是北方?说不定还可能是南方?
一切都在趋于暧昧。
既成事实正在动摇。
感觉一切的一切都在坠入无意义的深渊中——
世界,毁灭。
法则,破坏。
条理,分割。
意义,破绽。
事实,消失。
(……可恶……不快做些什么的话……!“
仅仅是处在【世界之种】的附近就遭受如此影响。
和闪电不同,没有直接的破坏力。但弗隆脑内的调理、常识、经验、知识都在变得毫无意义。
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孤儿院。
神曲,但丁,十二年前的夜晚。
单身乐团。
茨格·尤芬莉,赛奇·廉巴鲁托。
优吉莉姐妹,佩鲁赛露蒂,普利尼西卡。
黑曜石的手镯。
誓言,孤儿,梦想,孤独。
【叹息异邦人】
梅尼亚帝国,精灵。
红——
(可恶……!)
记忆并非消失。
只是无法理解其含义。
世界变质了,各种含义都遭到了替换。
物理法则不再是真理。
常识不再是永固。
(这样下去的话……)
会输。
败北。
本应输送给克缇卡儿蒂的神曲,也就是包含有弗隆人格意识的指向性能量。心意的神曲,就是这样笔直的,直接的,原封不动的传达给精灵。反过来说如果神曲中没有包含动机,那么也就会相应的劣化。正确来讲——那已经不能称其为神曲了。
这样下去会输。
克缇卡儿蒂会输。
不对。
克缇卡儿蒂……是谁?
是谁……是什么?
我?我(这里是女性自称)?她?他?
自己?自己之外?
那,到底是什么?
“弗隆!!”
瞬间——意识恢复了。
眼前,映照出以巨大的黑色球体为对手如闪光般飞翔着的红色精灵。重新理解到这幅景象的意义。
红色闪电一个接一个的将黑色闪电击落。
她的战斗——还在继续。
克缇卡儿蒂。
心爱的契约精灵。
重要的伙伴。
现在她仍然在战斗——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抑制着逐渐朦胧的意识——弗隆的心中出现了一丝绝望。
想不出打开局面的方法。
脑中一片空白。
而且——再这样下去的话终会力竭。
战斗的意思变得暧昧不清,无法自觉到死亡所带来的意义。会死。
到底该怎么做?
束手无策了吗?
难道说——
——一股清风吹来。
或者说那仅仅是弗隆的错觉也说不定。
轻触着趋于暧昧融化的意识,冰凉舒适的触感。
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声音传来。
歌声。
是音乐。
那真的——是仅此而已的东西。
对弗隆来说,也仅仅是使耳朵舒适的音节罢了。他并不是精灵,即使其中满载了心意,还是饱含了热情,对弗隆来说——除音乐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本应如此才对。
然而——
“——!!”
精神逐渐苏醒。
就好像从午睡中惊醒一般,一切的意义全部都回归了正轨。
弗隆的世界——正逐渐清晰。
说不定那早已是失去含义的意义,又可能是早已被人淡忘的意义,甚至根本上已被破坏的意义。
但是即使如此其中仍然残留有一个重要的含义。
那就是自己能够再度紧握住它们。
为何……?
“佩鲁赛……普利尼……!”
回过头来——只见白色的虚无中漂浮着一艘巡洋舰。
在那里的除了优吉莉姐妹和廉巴鲁托他们之外,都是弗隆有印象的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学生们。并不只一两个人,有十,二十人左右……说不定在船舱里还有,只见他们站在甲板上正演奏着音乐。
有些人在歌唱。
有些人在拍着甲板。
有些人在敲打即兴乐器。
还有些人在打着拍子。
他们全都配合着弗隆曲子的节拍演奏着——
·
那并不是可称为神曲的音乐。
仅仅类似于加油歌的乐曲罢了。
但是……
神曲是指承载有灵魂形态的旋律。
强烈的意志,强烈的祈祷,强烈的愿望,当然都带有神曲的性质。
虽说……那并不一定会传达给精灵,但那歌声想必也是神曲的一种也说不定。
甲板上的学生们正在歌唱。
歌声不断的——传向远方正在战斗的弗隆和克缇卡儿蒂。
更高的,更强烈的。
少女们,少年们,正在歌唱。
那并不是攻击性或刺激性的旋律。
不如说是包含着某种安详悠扬——甚至怜爱的曲子。
可是……即使如此。
在其中仍然拥有【力量】。
并不是散漫的东西,而是带有明确方向性的力量。这与那些盲目聚集起来的【力量】想比——要强上数倍。即使是细小的溪流,只要收束、聚集在一起的话,也定能将强大的奔流压倒。
因此……
“【永不绝望。】”
佩鲁赛露蒂唱到。
“【永不放弃】。”
普利尼西卡唱到。
“【所以】。”
尤芬莉演奏着单身乐团紧跟着唱到。
“【一同向前】。”
廉巴鲁托也歌唱着展开了单身乐团。
“【还有一步】。”
少女们齐唱。
“【只要再踏出一步】。”
丹库伊斯喊道。
“【世界就将改变。】”
少年们也跟着喊道。
“【必定改变!】”
就这样——
·
歌声——挥去了无意义的浓雾。
仿佛要溶解在暧昧中的一切又再度取回了本来的姿态。
自己在这里。
大家在这里。
互相联系着。
互相影响着。
各自挣扎着。
大家就是如此在这个世界——生活下来的。
因为养育自己的就是这个世界。
所以……
“…………我。”
弗隆在此刻终于注意到,自己仍然在持续演奏着单身乐团。
真亏了中途没有停下来。
可是……
“克缇……!”
“终于醒了么?”
眼前的克缇卡儿蒂依旧在击落着黑色闪电。看她的样子应该片刻都没有休息过才对,可是不知为何,从现在她的神态中却能感觉到余裕。
“这可是难得的援手,如果不活着回去可就没脸见他们了哦。”
“是啊。”  说着他向指尖施力。
更加强烈的——将战胜对手的意志融合进旋律中。
追赶着这股旋律,学生们的歌声和伴奏紧随其后。
意志与意志的融合。
化身为更加浓厚的音乐——强烈的意志也流入其中。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的身后。
背上那对精灵的翅膀更加闪耀。
“……唔……?”
波尔森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嘟囔道。
“怎么……事到如今何来这股力量?难道这个笨拙的神曲中,还有如此大的潜力?”
无法接受。
他的表情。
没有焦虑和愤怒。
只是——参杂有面对无法理解的事物的困惑。
“你——是叫塔塔拉·弗隆吧?”
波尔森操纵着【世界之种】不断攻击着——问到。
“这是你的力量?是你的所为?你的才能?那么到底——”
“……这并不是我的才能。”
弗隆怜悯的说道。
大概——这个人不知道。
仅仅是面对着他便能明白。
他拥有着惊人的才能,称之为天才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身处在神曲乐士集团的【叹息异邦人】中也是以压倒性的能力统帅众人。
但是——正因如此他才会不明白。
他无法理解。
如此简单的事情——
“是他们的力量。”
“那怎么可能……”
波尔森无法认同的摇了摇头。
“那种外行人的演奏,能称之为神曲么?更何况还能够给予精灵如此巨大的能量——就是这种东西,想要妨碍我的理想和究极的演奏吗?”
“就是如此。”
弗隆说道。
“你……是个寂寞的人。”
“……你说什么?”
“不和任何人沟通,也不相信任何人。因为自己什么都能够做到,也因为你太过完美,所以——你什么都不明白。”
“…………唔。”
波尔森微微点了点头。
“你的话太过抽象,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
他望向巡洋舰的方向。
一瞪。
弗隆注意到他瞳孔越来越细。
“总之将原因排除便行了。”
“——!!”
“——兹!!”
瞬间飞了出去——可是黑色闪电掠过鼻尖。
仅仅将射出的闪电击落,克缇卡儿蒂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她无暇顾及巡洋舰那边。
而这时一束粗大的闪电——向着巡洋舰方向射了出去。
“大家……快逃!!”
但警告已经为时过晚。
闪电又太快了。
更何况巡洋舰也没有回避的方法。
而就在这时——
——爆炸声。
白色虚无被一束更加雪白的光束分割。
毫无污垢的完全纯白。
永恒的——白。
“——这是。”
“什——!?”
即使是波尔森,恐怕也是预料之外的状况吧。
他的表情惊愕的冻结了。
向着巡洋舰射出的黑色闪电完全的消灭了。
同时……
“……啊啊,真是的。”
船首站着一名少女。
白色。
黑发、黑眼睛、暗色调的连衣裙。雪白的肌肤——换句话说她身上也只有这个部分是白色。
可是不知为何少女就是给人一种如雪般纯白的印象。
“本来还准备贯彻当个路人原则来着。”
少女叹着气摘下了眼睛。
看着少女的身影,克缇卡儿蒂不禁叫道。
“你们几个……至今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克缇卡儿蒂眼中所映照出的,是那名白色少女和,悠然站在其身后的美青年。承受着克缇卡儿蒂的怒意,青年微微耸了耸肩。
随后说道——
“只不过来帮个忙而已。”
少女说着挥舞起手中的剑。
不对,从刀刃的弯曲度来看,应当是称为【刀】的武器。
紧接着少女的身后……张开了六枚释放出柔和光芒的翅膀。
精灵。
“不过我们也没办法随便出手呢……否则可就正中那边神曲乐士的下怀了。”
刀尖指向了波尔森。
“……哈哈。”
波尔森虚伪的一笑。
“原来如此……没想到事到如今,怎么也找不到的素材,现在居然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着他再度敲起了键盘。
“始祖精灵的一柱……白之女神!!”
集束的黑色闪电齐向纯白翅膀的精灵射去,但却都被她持刀展开的屏障弹开了。
压倒性的。
只要这白之精灵有心,说不定就连【世界之种】也能轻易切开。她就是以如此程度的余裕阻挡着黑色闪电。恐怕她身旁的银发青年也并非人类吧。如果他们联手波尔森和【世界之种】根本毫无胜算。
但是……
“收尾就拜托你们了。”
白之精灵微笑着说道。
“……”
克缇卡儿蒂只能不满的重新面向波尔森。
“何等愚蠢…………!”
波尔森向着阻挡在面前的人们说道。
“我可是要创造一个理想的世界。比起这种残缺的世界更加平等、正确、明晰,毫无欠缺的美丽世界。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来妨碍我!”
大概是被逼向绝境,假面也随之瓦解了吧。
焦躁,愤怒。
面对无法顺心如意的现实,波尔森的表情开始丑陋的扭曲。不过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弗隆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最接近人类的表情。
这想必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尝到挫折的滋味吧。
可是——
“将理想强加于别人身上时,那早就已经不是理想了。”
弗隆说道。
“一切都仅仅是你寂寞的——妄想罢了。”
“……你说什么?”
“结果……你还是孤独一人,从未体会过与人同甘共苦。”
总是身怀余裕俯视着一切。
从没有降低过姿态,也从没想过这么做。
“你肯定天生就拥有才能吧,而且还是我望尘莫及的程度。可是……所以你不明白,无法理解弱者的事情,无法想象脆弱人类的事情。因为不用与人联手,也不需要互相庇护。”
弗隆悲伤的宣告道。
“你总是一个人。”
为自己的完美而满足。
没有察觉一个人终有极限。
“因为才能太过超常,就连自己身处在孤独中也无法察觉。一无所知的,依靠着自己的才能——最终到达了这里。”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些……”
弗隆回望向巡洋舰的方向。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打败我们,为什么只有自己不受世界的眷顾。那都是因为你——”
“给我闭嘴……!”
“你不相信任何人,也从未爱过任何人罢了。”
“闭嘴……!”
波尔森用力的叩响着键盘。
不停地,不停地。
但是——
“……!?”
【世界之种】没有了反应。(译:嘴炮的胜利,话说这小说出版很早,算最早的嘴炮了吧)
仅仅漂浮在白色的虚无中……就连巨大的眼球也闭合,犹如睡着一般,释放出的触手闪电逐渐减少。
“不可能……你们这些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克缇卡儿蒂静静的宣告道。
“这不过是你的自灭罢了,桑提拉·波尔森。你的一切都是以神曲的天性为基础,也因此——十分脆弱。只要稍有动摇,技术就不再成立,现在出自你手的音节已不再能称为神曲了。”
“……”
波尔森将手指离开键盘,呆然的注视着自己的双掌。
克缇卡儿蒂俯视着他继续说道。
“即使是没有自我的【世界之种】想必也明白,你的神曲此刻只是一片空白。”
“闭——闭嘴!”
“神曲并不是用来操纵精灵。”
“闭嘴……”
“通过和精灵心灵相通所演奏出的乐曲,才能称为神曲。”
“闭嘴!!”
“因为你是天才,所以才会无法察觉到,那是身为天才最为重要的事物。
当然精灵这边也是有错的吧,被这稀有的技术,和强烈的自存心所描绘出的灵魂之力吸引,便轻易的认同了你的神曲。
这同时也将你,发现自身最大缺点的机会夺走了。
仅仅靠着自我为中心的单方面演奏来到这里,也算是你的不幸。”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你们这群俗人!别一副什么都知道的口气!”
粗暴的敲击着键盘。
无限键盘迸发出不协调的悲鸣——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结束了,桑提拉·波尔森。”
克缇卡儿蒂悠然的飘向【世界之种】。
那储存着近乎弧线能量的黑色球体完全没有反应。
克缇卡儿蒂用手心触碰其表面——
“现在我将在这里打破的孤独的野心,体会过正在败北的滋味后——再重新思考这个世界吧!”
说着掌心和球面间倾泻出红光。
而且正逐渐增强,没多久就达到刺眼的程度……
——爆炸声。
【世界之种】化为了粉尘。
同时——包裹世界的白色虚无领域,也重叠着消失了。
无数的色彩满溢而出。
各种各样的颜色混合后便成为黑色。
想必【世界之种】就是文字所述包含一切后才会是黑色的吧。
暗色调融化,虹光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红、绿、白、黑、蓝、银、金、紫。从中又分枝成无数的色彩,将雪白的世界重新描绘。
这也都仅仅在瞬间。
在那之后……
“——变回来了。”
“嗯。”
弗隆和克缇卡儿蒂抬头仰望。
那是熟悉的蓝天……仿佛之前的死斗犹如梦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