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库
  3. 神曲奏界 红S
  4. 第六卷
  5. ACT8 SURPRISAL
  6. 繁体版

ACT8 SURPRISAL
2017-06-23 18:19:28

		

网译版 翻译 田园小菜@轻之国度
脚底传来沉重的重低音。
钢铁的地板、墙壁、天花板——和封闭的空气,这都是双轮大型引擎运转的所带来的结果。
本来,无法飞翔的人类,想要将无法浮在空中的钢铁强硬使其在苍穹起舞是需要莫大力量的。这轰鸣声就是证据。
“……”
塔塔拉·弗隆——被这剧烈震动摇晃着如此想到。
他们现在身处海军调配来的飞机上。
为了潜入疑似恐怖分子【叹息异邦人】根据地的地点。
而委托这件任务的【四乐圣】之一的雷托斯,因身体虚弱无法行动……但相对的还是尽其所能调配了各种物资、武器和帝国海军的移动手段。
原本认为是军用运输机的弗隆等人,在接受机内参观时都不禁目瞪口呆。威严的机身内部,犹如高级会客厅般的整洁奢华。
地上铺着绒毯,墙壁贴满了墙布,机内完全没有裸露出的部分。就连弗隆这种与富裕无缘的人也能一眼看出沙发和照明器具都是镶嵌着金箔的一级品。
深处还设有吧台。
就在他们不知所措时,负责带路的副驾驶苦笑着说明道。
原来这台机体原本是军队用来迎接政府高官或海外高级官员所使用的。因为常规机型基本上都已经出击,没有预定的空闲机体也就只有这架了。
同级生赛奇·廉巴鲁托和前辈茨格·尤芬莉看起来是早已习以为常,没过多久就已经处之泰然了。但这对与富贵无缘——在这之前,甚至从未乘坐过飞机的弗隆来说,仍然无法冷静下来。
当然,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无法适应这里的内装。
“……”
这里已经是空中了。
这对弗隆来说是初次的体验。
比鸟儿还要高、比云朵还要高,无情夺走体温和稀薄空气的世界。虽说人类屡屡被苍穹这一词汇所欺骗,但这里确实是几乎不存在生物——就连生存也无法办到的死之领域。
本来只是徘徊在地面的生物,却介入了这个世界。
借助钢铁和科学的铠甲。
这原本是和血肉之躯的人类……不相称的世界。
现在,只要引擎的控制装置发生故障的话,弗隆就将毫无悬念的死去。飞行事故,这是比交通事故还要稀少,概率上来说在街道上乱晃和乘坐飞机也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即使如此,面对自身所无法左右的状况这点,还是会使人不安。
那么——
“……怎么了?”
向着声音的方向转去——身旁有个娇小的少女正以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
燃烧一般的美丽长发,雪白的肌肤,给予观者强烈的印象。但这正是与人类相似却又不同的证据。事实上,看起来楚楚可怜——又柔弱的她,可是拥有一击就能穿透钢铁,粉碎岩石的力量。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弗隆的搭档——契约精灵。
拥有六枚羽翼的精灵,同时也是君临精灵界的存在。而其到底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既是是用数字能够衡量,弗隆也无法抱有实感。力量的位数相差太大了,就连比较也显得愚蠢至极。
“啊……嗯,没什么。”
弗隆暧昧的笑了笑。
这名少女——精灵,到底是怎么看呆这片天空的呢?
只要她有心,甚至也能够独自飞行。事实上弗隆也曾数次看到她飞翔在空中,极为的自然——完全感觉不到使力,犹如鸟儿般理所当然的飞翔在空中,或者说犹如云朵般存在于空中,无须任何支撑。
不同的生物,不同的存在。
既是能够言语相通——平时却很难抓住实感。
“难道说,弗隆。”
克缇卡儿蒂窥视着弗隆的眼睛说道。
“害怕飞机吗?”
“诶?啊——”
无言以对的弗隆。
嘛,要说害怕的话,当然很害怕——最初确实在思考着这个。
“是吗是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嘻嘻笑着,克缇卡儿蒂抱着胳膊点了点头。
“原来弗隆害怕飞机啊。”
“那个,还不至于到那种程度。”
“真的还只是个孩子呢,拿你没办法。”
“诶,我都说了……”
“不过没问题的哦。”
克缇卡儿蒂松开胳膊说道。
“我会保护你的。”
“诶?啊……”
嘛,既然克缇卡儿蒂能够在空中飞行,万一发生飞机坠落的话,救助弗隆也是轻而易举的吧。至于气温和空气稀薄,这个精灵总会有办法的。毕竟就连阻挡子弹或火焰闪电的防御壁都能够创造出来的她,维持弗隆一个人的环境还是非常轻松的。
可是——
“我能够飞所以就等同于弗隆也能够飞,根本没什么好害怕的。”
克缇卡儿蒂以理所当然的语调说道。
“我身为你的【剑】与【拳】的同时,也是你的【翅膀】。”
这也就是指两人一心同体的意思。
(永远,无论何时,都要在一起——)
最初相会时的约定。
就在弗隆回忆着过往时——
“还有半小时左右就到达目标海域了。”
驾驶室和等待室之间的门被打开,一名女性悠然的走了进来。
翠绿色头发的美丽精灵。
艾雷伊托丝·欧璐·塔托拉蒂鲁。
【四乐圣】之一——与西达拉·雷托斯生命共有的契约精灵。
曾今听说是拥有强大力量的精灵,但如今为了延续西达拉·雷托斯的生命早已消耗殆尽。这次【奏世神器】夺还作战她也被排除在了战力之外——至少只是身负带领弗隆等人前往任务地点的职责。
“……”
突然——克缇卡儿蒂的表情消失了。
她无言的注视着艾雷伊托丝的方向。不对——那尖锐的视线用瞪视或许更为妥当。事到如今虽然没有感觉到敌意或是杀气,但说不定她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在一触即发。
“……克缇?”
弗隆疑惑的望着自己的契约精灵。
但好像没听到似得,很难得的她对弗隆的呼唤没有任何反应——仅仅注视着艾雷伊托丝开口说道。
“艾雷。”
“……怎么了?”
艾雷伊托丝悠然的回答道。
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举止语调中蕴含着脱离尘世的感觉。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再加上那笼罩全身的暧昧气氛,果然就等同于无表情。
“关于其他六柱的去向,你知道些什么?”
“毫无头绪哦。”
艾雷伊托丝摇了摇头。
(其他六柱……?)
说道六柱肯定是关于精灵的话题吧。
艾雷伊托丝和克缇卡儿蒂看来像是旧识,难道是在讨论熟人的事情吗?
但是——【其他】又是什么意思呢?
既然是【其他】,也就是说艾雷伊托丝——和克缇卡儿蒂也算在内的一群精灵。虽然看起来都是上级精灵的样子,但其他上级精灵应该不算在七柱或八柱里吧,身为上级精灵,恐怕还存在某种共同点。
克缇卡儿蒂。
艾雷伊托丝。
和其他——六柱。
也就是说总共有八柱精灵。
八柱精灵们。
这就好像神话中的——
“自那件【大惨事】后大家就一直处在四散分离的状态呢。”
艾雷伊托丝悠然的说道。虽然不明白【大惨事】是指的什么……如果如字面意思的话,她的语调又太过沉静了。
“在意吗?”
“不在反而更好吧。”
就想要回避这个问题似的强硬说道。
“你的话暂且不提,其他六柱如果随意露面的话,问题可就麻烦了。”
“……这是什么意思?”
艾雷伊托丝歪着头问道。
“……”
克缇卡儿蒂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似得沉默不语……
“不明白就算了。”
最终还是用自暴自弃的语调说道。
“这对和雷托斯生命共有后【变质】你无关。”
“……”
在一旁聆听的弗隆完全不知所以。不仅如此,就连艾雷伊托丝好像也并不完全理解克缇卡儿蒂所说的样子。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作为精灵有很多个秘密。
只要渐渐的了解她——之后自然总会明白的。
虽然弗隆从不怀疑她的诚意,但有时,会感觉自己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因自己的任性束缚在了身边的不安。
“……”
“……”
红与翠的精灵沉默不语。
只见克缇卡儿蒂……不知是否出于意识,正抚摸着戴在手腕上的手镯。镶嵌有黑曜石的廉价手镯,是弗隆在旧货市场为她买的礼物。
而艾雷伊托丝这边则是用沉静的视线注视着弗隆。果然还是无法理解喜怒哀乐的暧昧表情,根本无法读出其内心所想。
感觉有点心神不宁的弗隆视线开始飘忽不定。
就在这时——
“……”
“怎么了?”
与身旁的少年四目相对了。
赛奇·廉巴鲁托。
他那端正的脸上丝毫看不到紧张——就和弗隆在学院中看到的表情没有多大区别。而他的右手上,则是拿着机内小型的饮料吧台上擅自倒的咖啡杯。
就好像身处自家的游刃有余。
“廉巴鲁托……难道不害怕吗?”
“嗯?飞机还是【叹息异邦人】什么的?”
“嘛……不管是哪边。”
虽然想露出苦笑——但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脸上已经因紧张而僵硬了。
恐怖组织【叹息异邦人】。
指使其他组织胡作非为,给梅尼亚帝国全土——甚至诸多外国带来混乱,并在背地里夺取创造世界的神器【奏世乐器】的黑手。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一群人。
恐怕伤害人类已经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犹豫了吧。即使不是以杀人为目的,但只要是阻碍他们利益的人都会毫不犹豫排除。虽不至于残忍,但冷酷是毋庸置疑的。
而弗隆等人的目的就是【奏世乐器】的夺还。
那个巨大的构造体,根本无法在他们不注意到的情况下移动,这毫无疑问意味着弗隆等人将会和【叹息异邦人】——从正面展开一场神曲乐士与精灵的大战。
如果真发展到那一步,自己又是否能够战斗呢。
【战斗】这个词说起来简单——但也意味着要将敌人【杀死】。
面对目的是杀死自己的敌人,弗隆没有能够手下留情的余裕。
恐怕克缇卡儿蒂也是如此。这是在托鲁巴斯神曲学院与他们一战中深刻体会到的事实。
当然——身为人类的弗隆战斗力十分有限,而直接参与战斗的也是克缇卡儿蒂——可是向她下达杀手的还是弗隆。
这份意志——等同于弗隆的杀意。
“……”
当然弗隆对【叹息异邦人】并没有任何好感。
仅凭自己的心情蒙骗他人,使人受伤,并毫不在意像弃子般舍弃。
这绝不是能够原谅的事情。
作为一个人类,并且还是以神曲乐士为目标的人。
正因为如此——
“这不是挺好么。”
廉巴鲁托突然说道。
“——诶?”
“知道害怕才能活下来——我从熟人那儿听说过哦。我们家有时也会摆弄军需物资,全家人都和军方有来往。”
廉巴鲁托家是商业家族。
确实只要和军方交易物资的话,和军队也会有所联系。
“觉得害怕,不如说时刻记住这点才算正常吧。被奇怪的东西兴奋起来忘记了恐怖为何物的家伙,反而失去正常判断的可能性比较高。”
“是这样吗?”
“嘛,我也是现学现卖就是了。”
廉巴鲁托苦笑着搔了搔脸颊。
“总之,知道害怕并不是什么坏事哦。适度的恐惧能使身体变得机敏。只不过超出一定的限度又不行,身体会动不了。”
“嗯……”
也就是说凡事都要有限度。
话虽如此嘴上说说确实很简单,但要做到的话就很困难了。毕竟普通人可达不到顿悟的老人或圣职者那种等级。
“嘛……如果真的危险的话,我会拉你一把的。”
廉巴鲁托轻松的说道。
“这种程度我还是能想点办法的,总之先放松点。”
“谢……谢谢。”
弗隆苦笑着说道,两重意义上。
说实在的——弗隆对战斗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习惯了。
丹库伊斯的那次事件。
其结果,使得他有了某种程度的余裕也说不定。
弗隆现在的【恐惧】是对【杀死】敌人的踌躇。对自己有可能会【死亡】——还有廉巴鲁托所说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实感。
不知不觉间,他沉浸在了可能会杀死对手的自满中。
抱着这种心情上战场当然……会狠狠的栽跟头。
廉巴鲁托的话,使得弗隆又再次回想起自身面临的危机。
“嘛——这次作战的主要战力毫无疑问就是克缇卡儿蒂和弗隆了。”
声音从反方向隔壁的沙发传来,是茨格·尤芬莉。
年龄上比弗隆大两岁,拥有即使说是少女也不为过的容姿——不知是因为早已出入神曲乐士社会的原因,还是单纯性格的原因,她比起同年代的少女有着明显的不同。
被问到【想要成为什么样的神曲乐士】的话——在弗隆的脑中最先想到的就是她。
“你们只要集中在眼前出现的敌人就好。我们会在留守时守护你们的身后和两边,这就是团队合作。”
“说的也是呢。”
廉巴鲁托满足的点了点头。
尤芬莉一边比较着他和弗隆一边说道——
“顺便一提——即使保持一定的自信也没问题哦。我们可是被那个西达拉·雷托斯选中的成员呢。嘛,那个学院长也有把自己的学生当作玩具的坏习惯,但看人的眼光可是货真价实的呢,不是吗?”
尤芬莉将话题抛给了艾雷伊托丝。
翠发精灵的微笑渐渐转变成苦笑并点了点头。
“是的,我也是如此认为。”
“嘛——这也是经验呢,将来肯定排得上用场的。”
“是。”
“是。”
参杂着苦笑,两人点了点头。
嘛,这确实是绝无仅有的经验。
“话又说回来——等回去后,马上就要实习了呐。”
“真的呢。”
弗隆回想起授课日程表,并对廉巴鲁托的话表示肯定。
专门课程的成绩——特别是实习,将会直接影响神曲乐士资格考试的难易度。
为了取得国家级资格必须经过三个阶段,如果在校内的成绩良好的话可以免除第一阶段的考试。为了在悠闲的时间内集中发挥,需要跨越的【山】当然是越少越好。
为此首先要在学校内拿到不错的成绩。
“将来吗……”
现在还仅仅作为神曲学院的学生,向着神曲乐士为目标努力学习的途中,无法确定毕业后就能成为神曲乐士。即使能够成功自己又是否会顺利呢,购买单身乐团的资金又到哪里去筹措。
将来永远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不安。
并不仅仅是拥有单纯的演奏实力便万事大吉。
为了能够向专业的神曲乐士般的活下去,不得不去记住的事情,或者跨越的壁垒还有数个存在。并不仅仅取得资格就好了,为了能继续专业的道路,演奏技能的充实是理所当然的,其他还有对人的交涉能力、日程表管理能力,时常以总和实力为基准。
自己又能否具备那些条件呢。
就在弗隆内心充斥着不安时——
“我说你,毕业后准备干什么?”
尤芬莉坐在沙发上伸出双脚,舒缓着僵硬的全身问道。丝毫没有临战前的紧张,充满了余裕。
“我,等毕业后想成为职业的……职业的神曲乐士。”
弗隆回答道。
这对自己来说是毫无疑问的答案——可是
“只要能工作就好么?弗隆。”
廉巴鲁托歪着脑袋说道。
“你的想法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诶?那个……不行吗?”
“像是自己开事务所,或当个居侯(译:这个词不好翻就永恒原文了),选择哪一家事务所之类的,就没想过吗?”
这对弗隆来说实在是太过暧昧的将来展望——廉巴鲁托不禁担心的问道。
顺便一提居侯是【居侯乐士】的简称,自己不开设事务所,而是从属于某家事务所。当然,这并不是正是的词汇,硬要说的话大概类似业界黑话一样的东西。
“那个……可是……我又没有能够开设事务所的资金,还必须积累各种工作经验才行……就算要加入事务所,还知不道是不是有人愿意收留,到底去哪里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太奢侈了。”
弗隆回答道。
嘛,这确实像他会的思考方式。
但是——
“我啊——可是知道一家不错的事务所哦。”
“啊,能介绍给我么?”
廉巴鲁托接上了尤芬莉的话题。
“嗯,条件虽然很普通就是了——”
“普通?”
“所长是个美人又年轻还是个实力派。”
“是么——年轻的女性所长?这还挺难得呢,在哪?”
“茨格神曲乐士派遣事务所。”
尤芬莉不以为然的说道。
但这好像没有脱离廉巴鲁托的想象,只见他毫不吃惊的耸了耸肩说道。
“她是这么说的哦,你觉得怎么样?”
“诶——啊——那个?我?”
突然话题被抛向自己,弗隆顿时慌了手脚。
“话又说回来……前辈不是开设的个人事务所么?”
廉巴鲁托说道。
尤芬莉确实早已开设了事务所——并且只是个人性质的。如果要开设数人经营的神曲乐士事务所的话,将会变成法人制,并到相关联的机构办理其他许可才行。
“目前是呢。”
尤芬莉耸了耸肩说道。
“只不过,一个人总会有极限。等攒够开设正规事务所的资金以后,我还是想要办个大一两圈的事务所来着。”
“……哈。”
弗隆也只能感叹的呼了口气。
他能够像今天这样以神曲乐士为目标,全都是因为获得了克缇卡儿蒂的认同,和为了与她能够再会。同时这也就意味着他没有想过将来更为具体的目标。
与之相反,尤芬莉早已经完成了目标的第一步,并再次确立了目标后,正为了积累达成所必需的要素而努力。
该怎么说呢……感觉好像看到了自己和尤芬莉在等级上的差距。
“所以说,将来就不是【茨格·尤芬莉神曲乐士事务所】了,而是【茨格神曲乐士派遣事务所】哦。”
“是吗,业务扩大呢,挺有趣的。”
廉巴鲁托则是轻松的评价道。
“我可是对现在的神曲乐士业界极度不满哦。所以为了能挑战各种各样的事情正在募集同伴,怎么样?”
“那个——”
弗隆犹豫了。
没想到如此突然,而且还是在即将奔赴战场之前说出这种话来,这种劝诱方法太过出乎意料了。再说明明还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生还,弗隆根本没有思考这些的余裕。
而且——
“可是我……我肯定会拖前辈后腿的……”
“你刚才说什么了么?”
尤芬莉叹息着笑了笑。
“你这可背负世界的人才哦,没有自觉吗?”
“诶……可是……”
“嘛,无论是怎样的人才,我可都是会让他从最底层做起哦,怎么样?”
确实很符合她的风格。认为天才和努力无缘的人很多,但这点对她来说就不能适用。不仅是感性和才能的问题——将努力看作稀松平常的事情正是其最大的才能。
“那个……”
“现在还没有实感?还是说已经有了其他想去的事务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勉强你。”
“不是……并不是这样的,有点太过突然了。”
“说的也是呢。”
尤芬莉抱着胳膊说道。
“嘛,你就考虑一下吧。廉巴鲁托,还有你也是。”
“了解,话说我可是干劲满满哦。”
“很好,总之已经有一个人愿意加入了。”
“今后也请多指教呢。”
看着互举大拇指点头的尤芬莉和廉巴鲁托,弗隆无所适从。
两人真的很意气相投。
自己果然还只是个半吊子,各方面都很不安定……如果是他们的话,无论战斗,还是将来的困难,感觉都能够努力跨越。
“——各位。”
突然艾雷伊托丝插入其中。
“按照预定,还有十分钟将到达目标海域。因此我想对作战进行一次确认,可以吗?”
翠发精灵环视着大家说道。
弗隆、尤芬莉、廉巴鲁托点了点头。
“哦唔。”
趴在等待室一端床上的狼型精灵沃鲁菲斯也以短短的低鸣表示同意并坐起了身子。
可是——
“……”
只有克缇卡儿蒂像是在深思着什么,挥了挥手表示【无须在意自己】。
“细节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艾雷伊托丝说道。
“敌人的据点是废弃的石油采掘平台。从此处的高空降落奇袭敌人的战力中枢并使其无利化。之后采用信号弹联络——这就是作战的内容。”
没错,真正的细节并没有什么。
即为单纯的作战。
这是对外行人的弗隆有可能无法完成复杂作战行动的考量下制定的作战。
另外,关于【叹息异邦人】根据地的海上石油采掘平台内部构造地图之类的问题——因其很可能对内部进行了改造,根本无从确认,所以细节问题根本毫无意义。
无论如何,弗隆等人只需要将保护【奏世神器】的神曲乐士和精灵无力化便可。虽然不知道正确的人数,但据克缇卡儿蒂的情报所说,总和目前为止恐怖活动现场目击的总和数目,恐怕神曲乐士有三十名左右。精灵虽然没有详细的数据,不过至少能够威胁到克缇卡儿蒂的上级精灵有五柱才对。
这必须以闪电战击破。
那之后再向数十公里外北洋上待机的梅尼亚海军运输舰发射信号弹便可。剩下的都将会由运输舰进行回收。
顺便一提,运输舰之所以要在远离石油采掘平台的海洋上待机,是因为船只只要贸然接近必定会被敌方察觉。更何况对手还是上级精灵,军方那毫无武装的运输舰必定会瞬间沉没。
基本上——阵地战——而且是精灵参战的情况下,也只能以精灵之力应对了。
另外那些能对精灵发挥特殊效果的言语——以精灵文字为基础开发的精灵兵器之类的传闻,弗隆等人也从未见过,更何况是在这恐怖活动频发的时候,恐怕也没有调往这边的余裕吧。光是看他们乘坐的机体便能明白。
“大家明白了吗?”
大家对艾雷伊托丝的话表示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么还有什么问题?”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艾雷伊托丝再次环视着大家说道。
“那么……差不多请大家做好跳伞的准备。距离目标海域,还有三分钟。”
“好了——”
尤芬莉将搁在脚下的降落伞包拿起。模仿着她,弗隆和廉巴鲁托也将降落伞包拿起。
佩戴方法和使用方法在乘坐运输机前就已经学习过了。
但这最多只能算是辅助而非保险。
实际降下时还是得靠克缇卡儿蒂和沃鲁菲斯的力量。
“总之——我们走吧。”
“是。”
“了解。”
弗隆等人互望着点了点头。
同时——艾雷伊托丝将机体侧部的舱门打开。
引擎的噪音和机体摩擦空气飞行的轰鸣声——至今一直被内装的隔音材料遮挡的声音,一齐袭向弗隆等人。
机内没有被固定的各种物品,被风压弄得七零八落。将简易式氧气面罩戴在脸上,弗隆等人注视着藏门外那广阔的虚空。
夜明前的天空。
在那里——只有深渊般的黑暗,无限延伸着。
·
在浓厚黑暗的底端,流淌着低沉的声响。
犹如呻吟一般,犹如畏惧一般。
又或者——犹如踌躇一般。
“——没错,就是这里了。时间和方位就像昨天所说。”
冷静的淡淡说道。
但无法掩饰的住在那低沉语调中参杂的——焦虑感。如果是不知情的第三者,恐怕会觉得这声调颇感滑稽吧。
高达男子颤抖着紧紧抓住电话的样子,确实很不协调。
但是……
“喂——我女儿,我女儿没事吧?喂?”
对这纠缠不休的声音,电话另一头像是说了些什么。
“不,我明白,我明白的。所以——拜托了,至少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在请求的途中电话突然切断了。
看起来双方的关系是一面倒的。
“……”
剩下的只有拳头砸向墙壁的顿音。
·
空气在嗡嗡的恐吓着。
这里——并不是人类应当踏入的世界。
稍有反抗便代表着死亡。
“……唔哇……”
在简易式氧气面罩中的弗隆不禁发出悲鸣。
眼前什么也没有。
世界溶解在夜晚的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仅有夜色暧昧的浓淡感无限扩张着,到底去往何方也没有变化。无法掌握距离下降地剩下百米还是万米的路程。
简直像在窥视深不见底的海洋。
就在这时——“——我先走了。”
尤芬莉留下这句轻松的台词便跳了下去。
瞬间,她的身影不见了。
用时伴随着一声低鸣,沃鲁菲斯跟了上去。
只见它身后张开翅膀,青白色的精灵光闪耀——但也在转瞬间消失了。只不过这并没有出乎沃鲁菲斯的预料,一切都是最初计划好的——稍纵即逝。在那夜空中降下的光芒毫无疑问会吸引敌人的注意。
“那么——走吧。”
果然廉巴鲁托也是留下这句毫无紧张感的话跳向空中。
他的身影也是——瞬间从视野中消失了。
看起来就像毫无悲壮感的自杀。
紧接着——
“……”
弗隆……无法控制自己的不安。
毕竟眼前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基本的降落伞操作方法已经学过了。身体的固定和尤芬莉她们的互相确认,而最后降落伞也仅是最后手段。
但是……即使如此。
跳向空中,弗隆对这最基本的一点有所抵触。
并不是恐高症的问题,而是在于这分不清高低差的黑暗。这从本质上——特别是对没有翅膀的生物天生持有的恐惧。
当然,用理性可以压制这点。
就像现在的尤芬莉和廉巴鲁托。
可是——
“你在干什么。”
克缇卡儿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诶……那个。”
“快点跳,否则可就和大家走散了。”
“啊……嗯……”
说着抖了抖身体。
嗡嗡作响的风声,充满了威吓感。
“……唔。”  克缇卡儿蒂微微叹了口气。
下一个瞬间,在弗隆犹豫不决时——突然就来到了空中。
“……!?”
弗隆不禁回过头来,只见克缇卡儿蒂的身影在急速的远去。
红发精灵抱着胳膊,一只脚露出舱外。
看来是在弗隆踌躇之时,克缇卡儿蒂已经不耐烦的把他踢了出去。
“好过分……!?”
弗隆发出类似悲鸣的叫喊——可是全身被风压和轰鸣声压迫着根本无法发出声音。在无法维持安定的状态下,弗隆就这样随波逐流的在这黑暗天空中坠落。
“……!……!!”
看不清,什么也看不清。
然而身边高速擦身而过的大气,却不断刺激着危机感。
全身的感觉情报不断引发恐慌,就连对时间的感觉也变得乱七八糟。降下三秒了吗?还是十秒?或者一分钟了?距离拉开降落伞的极限时间还有多久……!?
艰难的试图移动手臂,但空气阻力实在太强——就好像沉在水中一把,动作变得异常迟钝。仅剩下贯穿全身的恐惧促使着弗隆不断进行着短暂的呼吸。
但是——
“——没关系的。”
身体——被轻轻的抱住了。
雪白柔嫩的两只手腕。
下一个瞬间,克缇卡儿蒂滑入了弗隆的眼前。
“克缇……”
弗隆反射性的也抱住了克缇卡儿蒂。
当然,这只是溺水者的本能——但克缇卡儿蒂仅仅是微笑着加重了拥抱弗隆的力道。
“我说过吧,我就是你的【翅膀】。”
“啊……“
弗隆内心的恐慌急速的沉静了下来。
精灵力的下降。
这是理所当然,最初制定好的作战内容。抑制着精灵雷的同时以其浮力减缓下降速度,并调整降落轨道——软着陆。这是对身为外行飞行员的三名神曲乐士最安全也是最隐蔽的方法。
当然……廉巴鲁托和尤芬莉是由沃鲁菲斯负责的。
显然,无法张开翅膀这点会给精灵们带来不小的压力,但这对上级精灵的克缇卡儿蒂,和技巧娴熟的沃鲁菲斯来说并非难事。
只不过……
(……克缇)
弗隆感到安心并不只是回想起了作战内容。
克缇卡儿蒂。
只要她在身边,弗隆就绝不会感到绝望。只要她说【没问题】,弗隆就不会感到不安。
风的呻吟。
无法着地的恐惧。
瞬间就抛到了脑后。
只有克缇卡儿蒂纤细的身体和温暖的体温——还会那起伏的鼻息。
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在远去。
拥抱着克缇卡儿蒂,拥抱着克缇卡儿蒂,两人在这夜晚的虚空中自由下落。
克缇卡儿蒂笑了。
微微——害羞的,笑了。
就这样——
“我要开始控制下落了哦。”
“啊——嗯。”
短暂的蜜月结束。
只见——黑暗的底端,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构造物。
因光照不足的原因,细节部分无法看清。月光——与构造物的各个部位中,流露出细微的光亮,只能看出一个轮廓。
废弃的石油采掘平台。
一眼看去与桌子有几分相似。
上面陈放着数个物体,凹凸不平的桌子。四周空无一物,没有装点在一起的椅子,是个孤独摆放在黑暗色地板上的餐桌。
突然间,它变大了。
紧接着——
“——嗯。”
弗隆拥抱克缇卡儿蒂的力道加强了——那是因为降落速度以肉眼能分辨的程度突然减缓了。代替降落伞,克缇卡儿蒂展开了立场。如果是平时的话,身后的翅膀也会绽放出光芒才对,但这次仅仅是展开了立场而已。
“嗯嗯……”
克缇卡儿蒂不禁露出喘息。
果然不展开翅膀的话在微妙的力道上无法调整。
“克缇……没事吧?”
“没事。”
只见——视野内全部被石油采掘平台所占据。
在这片海上制造的人工大地上,起重机冒着黑烟,其他还有圆筒形的坦克配备在上面。当然,这些设备摆放在门外汉的弗隆看来只是一片混乱,但恐怕其中都存在着必然性——也就是便利性所带来的结果吧。
当然……在这夜晚的废弃工厂内,是不可能看到工作人员的。
毕竟,这是早已死去的设施。
过去采掘化石燃料鼎盛时期所留下的遗迹。
而现在,有了精灵协助的精灵力发电已经进入了实用阶段。更使得这种海底油田失去了用武之地。已经没有工作的必要了,但解体又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因此在挖掘殆尽的前时代将其废弃,仍由风追雨打,仅以存留记录的形式放置在那里才对。
但是……
“……那是。”
从刚才开始,设施内四处都有细微的亮光露出。
至少发电机还在运作。
随着视野内的着陆点越发扩大。
石油采掘平台的一端——也就是大型起重机露出的一侧。作为监视来说,也就是最容易形成死角的地方。这也是预先在获得了工厂设计图后检讨出的结果,最为安全确实的侵入路线。
只见早已着陆完毕的尤芬莉和廉巴鲁托,正在从行李中取出小型的单身乐团。
弗隆顺利的与他们会合后——在有了比较对象的情况下,他注意到自己当时仍然保持着相当的降落速度。虽说克缇卡儿蒂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速度,但还不至于达到漂浮的等级。
接近着陆点。
弗隆缩起了身子——
“……!”
但他脚下的靴子却非常轻松的踏在了石油采掘平台的地面上。
大概是克缇卡儿蒂进一步的减速减缓了冲击吧。
“哈……”
虽然在途中已经消去了不安,但果然还是脚踏实地更使人放松。
看着弗隆——
“好了好了,调情就到此为止。赶快进行下一个行动。”
尤芬莉如此说道。
“……诶?”
直到此时——弗隆才注意到自己仍然和克缇卡儿蒂相拥在一起。
“啊……不是,那个。”
弗隆慌张的摇着头。
但事到如今已失去戏弄他们兴致的尤芬莉,也只是苦笑着就此打住。相对的廉巴鲁托背好了单身乐团后向弗隆伸出了手。
“拿去。”
当看到他手中的物体,弗隆那轻飘飘的心情顿时冷静了下来。
手枪。
当然,他们的主要战斗力是通过神曲带来的精灵力。
但精灵们也不可能随时随地相伴在神曲乐士身旁保护他们。必要时还是得使用武器——对敌人进行直接攻击,从而保护自己。
廉巴鲁托所递来的是一把小型左轮手枪。
是一种就连外行人也能轻松使用的款式。和自动装填的手枪不同没有安全装置,也不需要复杂的操作。但相对的扳机较其他类型要长,总之只要扣下扳机子弹就会打出。
“……”
静下心,再次回望四周。
除了他们之外没有其他人影。
到处都是废墟。
暴露在潮风中变色的烟囱,锈迹斑斑的钢筋铁骨。这些也终有一天会如化石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能够给敌人隐藏的地方要多少有多少。
不知何时就会有敌人突然从黑暗中袭来。
望向头顶,他们的搭乘的运输机已不见了踪影。轰鸣声和艾雷伊托丝的身影也都一去不复返。
孤立无援。
这个成语突然浮现在脑中。
“准备好了吗?得出发了。”
随着尤芬莉的话语,大家一起站了起来。
弗隆、尤芬莉、廉巴鲁托。
紧接着是克缇卡儿蒂和沃鲁菲斯。
三个人类和两柱精灵隐藏着气息——来到了预先设定的侵入线路上,行动开始。
·
在钢铁包围的巨大空间里,安放着四个构造物。
巨大——而且坚固。
犹如从岩石中雕刻出的外观,拥有独特的风格,拥有改变周围气氛的神秘力量。
该说是威压感,并不仅是单纯的体积和重量的问题,作为【遗物】可说是经过了等同于永恒的岁月所带来的结果,酝酿出的某种特质缠绕在其中。
即使告知其为【乐器】——恐怕仍然不明所以的人还是很多。
比如说……放置在南侧被称为【无限键盘】的乐器。
当初以巨大石树的根基,加上三段键盘打造——从那片段性的操作法中解析得出,以本来的姿态展开的话,将会更加叹为观止。
三段键盘的周围——另外还配备有圆环状的两段键盘。
到底哪里是高音哪里又是低音仍然是不明所以。恐怕【无限键盘】之名的由来就是这闭合的圆环状键盘中得来的吧。
再比如说……放置的东边被称为【虚空连鼓】的乐器。
光是看着,根本无法理解这哪里算是乐器。
直径二十米有余的黑色球体。周围雕刻着如同蜂巢般的六角形图案,外观仅此而已。
但解析得出的结果,这个【虚空连鼓】的演奏者要从其内部——站立在黑色球体的中央来演奏。内部的表面同样雕刻有六角形图案,其每个面都相当于一面打击鼓。
演奏者需要利用到双手双脚,甚至头部和臀部来击打它,这也就意味着要使用到全身敲击鼓面。
西边的【永劫并弦】和北面的【至极吹管】也各有各的奇妙之处——仅仅靠外观,都无法想象这会是乐器。
要说当然的话,也确实如此。
如果相信神话中依靠神曲来创造世界的奏世神,是以四面八臂——拥有四张脸和八只手臂的异形降临的话。根本无法想象原超越者会打造出人类理解范畴的乐器。
无论如何……这是【奏世乐器】齐聚一堂的壮观景象。
恐怕有史以来,它们都未曾有过聚集在相同的地方。虽说过去曾数度奏响过【奏世乐器】——但那终究都是单独演奏。
但即使如此,它们的效果将影响世界。
那份力量,将会干涉世界与空间——甚至世界创立的法则和定理。
“——【创造世界的道具】么?”
能够环视【奏世乐器】的位置——也就是这广阔空间的正中间站着一名男性。
是名纤细的男性。
年龄——大概在四十前后。
是因为细长眼镜的原因么,眼神中透露出某种神经质的感觉……整体来说是一副充满魅力的容貌。
并不仅是单纯的容姿端正。
表情、语调还有举止,都流露出满满的自信——某种奇妙的能够吸引人目光的要素充满其身。
身穿黑色无袖外套。
虽说是前时代的款式,但穿在他的身上非常合身。
桑提拉·波尔森。
这名男性的名字。
“但是……即使被称为名器,没有配的上它的曲目也就只是一堆垃圾罢了。最多只能拿来收藏。”
没有怒意,没有叹息,没有无奈。
仅仅是叙述着事实——犹如冷静的观察者般的语调。
“因此所必须的是,起源之曲。”
说着……转向身后。
他注视着巨大【奏世乐器】的尊容,和暴露出钢筋铁骨构造的墙壁。当然那里没有吸引他注意的东西,别无他物。
但是——
“——来了么,【乐谱】啊。”
波尔森低语道。
那张可谓是纤细的脸上——流露出狂妄的笑容。
·
起重机,坦克,直升飞机。
弗隆等人在重型机械之间前进着。
从一个阴影移动到另一个阴影,确认着有没有监视。有时沃鲁菲斯还解除物质化对周边进行侦查。
可是……
“……”
没有半个人影。
毕竟是将废弃的石油采掘平台暗中使用着,即使没有人类的踪迹也是情有可原的。不如说该为潜入作战如此轻松感到高兴。
但像这样小心翼翼的前进,却完全不见敌人动作——总感觉就像是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般,心中不免有一丝不安。
“——就在那里。”
尤芬莉在起重机的底座边停下脚步——说道。
向着她视线方向望去,有一扇门。
只要【叹息异邦人】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改造,那扇门便是进入内部最为效率的侵入点。阶梯和入口其他还有数个,但在这复杂的建筑内,绕远的话很有可能就无法到达目标的所在。
“首先是沃鲁菲斯解除物质化潜入并打开大门。然后是我、廉巴鲁托、弗隆,殿后是克缇卡儿蒂,没问题吧?”
大家一齐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
“——!?”
世界的色彩发生了变化。
笼罩在黑暗中的石油采掘平台瞬间取回了本来的颜色。
“——这下不妙了。”
听到尤芬莉的低语,弗隆总算是理解了事态。
被聚光灯锁定了。
而且并不止一架或两架。接近十架的聚光灯重叠在一起,剥下了弗隆等人的黑暗外衣。当然这绝非偶然——因为聚光灯是笔直的照向他们。
“唔哦嗯!”
沃鲁菲斯展开了四枚翅膀。
毕竟已经没有再隐藏的必要了,只见它全力的展开了屏障,随着被青白色光芒包围的瞬间——弗隆等人周围顿时闪光四溅。
精灵雷与精灵雷的碰撞。
敌人的——攻击。
“埋伏吗……情报泄露了?”
趴下身子的廉巴鲁托拿起吉他说道。
“大概呢。”
攻击的波浪接连不断。
看来几乎都是下级精灵而已,仅凭沃鲁菲斯也能勉强防御的住。但像这样从四面八方的攻击,根本就无从反击或逃脱。
只要沃鲁菲斯力尽的瞬间,毫无疑问他们的作战便会以失败告终。
“这可不妙呢。”
克缇卡儿蒂低语着,将自身的力量加入到沃鲁菲斯的屏障中。
但是——
“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突然……攻击停止了。
“总而言之——还是准备了小小的宴会,尽情享受吧。”
相对的一个毫无紧张感的声音传来。
只见在一台起重机的上面有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是矮胖的男性。
明明是夜晚却戴着一副圆圆的茶色墨镜,露出奇妙的笑容。充满油脂导致头发的根基正逐渐后退的额头闪耀着光芒,身为年过半百的男性,给人一种奇妙的,或者说是啰嗦的感觉。
而他的身旁有一个人。
“哼哼哼,杀掉,把你们全都杀掉。不过放心,不会变成海藻的哦。”
波浪卷的金发配上黑色为基调的蕾丝礼服。
鲜艳——或者说异样的少女。
配合身穿的服装,就好像人偶一般——欠缺尘世的俗气,奇妙而又可爱的容姿。
弗隆对他们有印象。
神曲乐士沙门·萨裘兰特。
和上级精灵——伊雅莉缇凯?辛?歌尔欧特。
他们也是在抢夺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地下封印的【无限键盘】的成员之一。特别是伊雅莉缇甚至拥有超过艾雷伊托丝之上的力量,仅凭她一柱就将【无限键盘】整个的吊起。
“我会仔细的切成千片摆放在一起哦?”
只见她天真的笑着如此说道。
“我啊,很喜欢人类。因为和精灵不同,可以尝试各种各样的玩法呢。”
“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变态呐。”
廉巴鲁托呻吟道。
“……”
情况变得越发紧迫。
并非伊雅莉缇。
那名LOLI精灵确实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一对一的话,弗隆并不认为克缇卡儿蒂会白给她。拥有弗隆神曲的克缇卡儿蒂,就是如此的超乎想像。
但既然他们的奇袭作战已经暴露,也就意味着其他的神曲乐士早已准备就绪了吧。毕竟此处敌人拥有地利,只要再出现两柱上级精灵,局势将无法挽回。
而就目前敌人的态势来看——他们应该准备了足以击溃所有人的战力。
就好像回应弗隆想象一般——
聚光灯的光芒幻化成了其他色彩。
同时四处回响起某种充满刺激性的声音。
是神曲。
同时……四面八方涌来大量的精灵。
犹如被光照引诱来的昆虫一般,数十上百只的精灵在石油采掘平台上空飞舞。并非全部都是契约精灵,不管是中级还是下级精灵,在获得了神曲的情况下如此数量的攻击,根本无路可逃。
可见刚才的攻击只不过是序章。
五彩缤纷的翅膀,精灵们在夜空飞舞的景象,异常梦幻而美丽——可这对弗隆等人来说,却犹如死刑的宣告。
而且……
再度回望四周,除了萨裘兰特之外,人影从四处涌出。
在逆光的情况下虽然无法细数,但至少有十几名神曲乐士。其他像是手持武器的人们,也络绎不绝的涌现。
这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数量。
万事休矣。
至少作战已经失败了。
如果是侵入了石油采掘平台内部的话,还能想办法应对。毕竟是在屋内的话——有限的空间里障碍物也会很多。再者【叹息异邦人】也不敢在自己的根据地里使用破坏力过大的攻击手段。
可如果在室外……这压倒性的战力便能完全的指向他们。
要采取混战的话,这距离又拉的过远。
没有了——胜算。
退路……也完全被敌人封锁了。更何况此刻要是轻易背向伊雅莉缇的话,必定会受到她的致命一击。
(……怎么办……?)
弗隆感觉到汗水流过脸颊。
自己将在这里死去吗?
但是——
“弗隆。”
突然身旁传来了克缇卡儿蒂的声音。
“……怎么了?克缇。”
“深吸一口气。”
“——诶?为什么?”
就在情不自禁回问的瞬间。
强烈的冲击袭向了他。
视野内染成了红色——意识一瞬间的中断。在那之前,弗隆看到了克缇卡儿蒂冲向自己的掌中,闪耀着精灵雷。
克缇卡儿蒂攻击了弗隆。
“什……!?”
克缇卡儿蒂的身影瞬间远去。
弗隆被这强大的力量弹到了海上。
“为什么……!?”
被投向空中的弗隆看到了。
因焦虑和惊愕——致使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导致加速的意识,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缓慢。克缇卡儿蒂挥手将廉巴鲁托和尤芬莉弹飞,最后将沃鲁菲斯一并踢走——所有人,都被强制送到了远离石油采掘平台数十米的海上。
然而——
“克缇!!”
一瞬。
克缇卡儿蒂露出了含泪的笑脸回头望向了他。
视线相对。
那个瞬间弗隆终于明白了。
克缇卡儿蒂是准备牺牲自己解救大家。
犹如撕扯着弗隆视线般,克缇卡儿蒂的身影反转。
“克缇缇缇缇缇缇缇缇——!!”
哭喊着,拼尽一切的伸出手。
却无法传达。
克缇卡儿蒂跳跃而起,只见身后张开巨大的翅膀——向着伊雅莉缇放出精灵雷。但同时周围的精灵也一起放出精灵雷,手持枪械的人们射出子弹——袭向那娇小的身躯。
闪光。
与克缇卡儿蒂放出的精灵雷相抵,迸发出猛烈的闪光。
紧接着——
“啊……啊啊啊啊啊——!”
视线向上翻转。
坠落。
无法再看到克缇卡儿蒂战斗的身影。石油采掘平台转向了视野的上方,那激烈的战斗产生出无数的闪光消散——在此期间弗隆也在逐渐坠落,远离。
【我能够飞所以就等同于弗隆也能够飞,根本没什么好害怕的】
【我身为你的【剑】与【拳】的同时,也是你的【翅膀】】
明明说好了的。
我们是一心同体——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的。
你却……!
“……”
大概是冲击波引发的脑震荡。
拼死伸出手也是徒然——弗隆的意识渐渐被黑暗吞噬。
·
绽放着无数的闪光。
强大的破坏力相抵化为轰鸣声颤动着夜晚的空气。
精灵间的战斗实属美丽——但其威力也只能用凄惨来形容。特别是上级精灵那强大的力量,甚至匹敌大型炸弹。只要他们有心,毁灭一个石油采掘平台根本是轻而易举。
但目前之所以没有发生——主要还是红之上级精灵,被周围的精灵团团围住导致其无法发挥那破坏力。
“……唔嗯。”
在平台最高的一个立足点,桑提拉·波尔森站在作业监督用铁塔之上俯视着战局。
“虽然听过报告,但没想到变得如此娇小了呐。”
“……是。”
在他身旁侍奉的莱卡低下了头。
同样身为神曲乐士的波尔森和莱卡并没有加入战局。
这也就是说——【叹息异邦人】此刻还没有使出全力。
“可是只要听过那名少年演奏的神曲后,她就会变回本来的形体。”
“那么就没有问题了。只要不是像艾雷伊托丝那种奇怪的混合方法,就足够拿来使用。”
“是。”
莱卡点了点头。
看来他们准备拿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作为某种道具【使用】——
“不过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您是指?”
“那个【红之歼灭姬】居然会和朽木·薰之外的人契约。”
波尔森的话语中透露出感慨。
“而且还挺身掩护契约主逃脱——么。还真是精力充沛呢。到底是什么能使得那个傲慢的精灵做到如此地步,稍微有点在意呐。”
“是名还不成器的乐士。”
莱卡皱着眉说道。
“我想还不至于达到桑提拉大人挂心的程度。”
“我没有征询你的意见。”
“……是。”
莱卡努力忍耐着流露表情并低下了头。
“……非常抱歉。”
“不管怎么说——”
波尔森眯起眼睛说道。
“这样【乐谱】就到手了。”
平台上交错的闪光正逐渐消失。
战斗也迎来了结束。
“距离朽木·薰描绘——我们所继承的梦想实现,还差一步。”
他缓缓的吊起嘴角笑了起来。
“剩下的只是些琐事而已。”
傲然的如此说着,无需看到最后结果已经明了——波尔森翻弄着披风走向铁塔的阶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