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库
  3. 神曲奏界 红S
  4. 第五卷
  5. Supplement RASJ MARAIDER
  6. 繁体版

Supplement RASJ MARAIDER
2017-06-23 18:19:28

		

“请问你就是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吗?”
可疑人开口如此问道。
只不过回答者的声音中,却夹杂着某种挑衅的语调。
“……如果是的话,你又想怎么样?”
少女——正确的来说是少女形态的精灵,露出无谓的笑容如此回答道。
对气息敏感的精灵,本应对可疑人是否含有杀气有所感应才对——但她那表情看起来却有些愉快。
“当然是打倒你。”
可疑人如此低语道。
“什么?想要打倒我?哈——”
精灵少女露出了桀骜不驯的表情笑了起来。
“居然想要打倒被称为【红之歼灭姬】、【染血的公爵夫人】的我?就凭你这家伙?那还真是——”
突然。
精灵少女的声音中断了。
是不得不中断了。
毕竟——气势汹涌的直拳从正面袭向了她的面门。
“——唔哇!?”
一瞬,精灵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明显是在有段距离的位置,又不像使用了飞行道具,但在精灵意识到之前,对手的直拳就从零距离揍了过来。
而且……
娇小的身体就这样被揍飞了出去。
对手并不巨大,甚至和她一样娇小。然而这威力到底从何而来?这还真是一副遭到物理法则扭曲的惊愕——而又充满喜剧性的光景。
“呼呼……”
可疑人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下一个瞬间,他(她)就像发出最初一击时同样的,以神速追赶上了被揍飞的精灵,并在空中受身。
犹如狩猎蝴蝶的蜘蛛一般。
在空中受身的四肢,毫无停滞,不受惯性所左右的极为自然,这足以说明他(她)的白兵战能力——格斗能力是何等的非凡。
“咕!?”
精灵愕然的看着这一切——已经太迟了。
被束缚的关节,就算是精灵也无法逃脱。既然模仿人类的形态,那么同样也就意味着拥有了人类形态所无法回避的弱点——比如化身为关节技的饵食。
当然,既然是精灵只要解开物质化便可。
但精灵却被可疑人束缚的状态下,笔直坠落地面。伴随着一声钝响,尘土飞扬。精灵犹如脱线人偶般倒在了地上。
“唔……咕……”
“真是无趣。”
可疑人如此说道。
那语调中夹杂了对自己胜利的自满。
“这就是被称为最强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吗?终究,没有神曲的精灵也就是这种程度啊。还是说我的技艺已经达到无敌了么——”
“……呼呼……”
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精灵少女却突然露出了无畏的笑容。
“少得意了……”
“——诶?”
“这个我,只不过是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之中最弱的小角色而已!”
“你说啥?”
精灵向着惊讶的对手笑着说道。
“你这家伙在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四天王面前,只不过是个被秒的货……”(译:好吧,这一章纯粹凑字加搞笑的,我也就随意了)
“……”
可疑人皱起眉注视着倒地的精灵。
“怎么会,难道……”
“呼呼呼,然后四天王之上还有五神将和六大魔王……”
“给我等一下。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难道有那么多吗?”
“……呼呼呼呼……现在明白了吧……现在……嘎咕~”
伴随着浅显易懂的拟声,精灵少女(沉没)了。
“唔唔……?”
紧接着她身后闪耀的两枚翅膀也消失了。(译:这是重点)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疑人嘟囔道。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没想到是如此不可思议的精灵……!”
哎呀,再怎么说,那种事也不可能的吧。
——恐怕有常识的人在边上的话,定会如此吐槽吧。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目前是凌晨,周围没有半点人影。
“可恶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既然有如此之多,那我就只能各个击破了。话说下一个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又在哪里?”
可疑人下定了决心,抬头仰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这是在接近春天,晚冬早晨所发生的事情。
·
“——歹徒?”
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放学后。
正在收拾准备回家的神曲乐士见习,塔塔拉·弗隆从同级生的塞奇·廉巴鲁托那里听到了一段奇妙的事件。
“居然是歹徒——”
弗隆那温柔善良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望着这样的他——
“嘛,总之就是不由分说袭击路人的家伙。”
廉巴鲁托抱着胳膊说明道。
清秀的眼瞳,淡淡的嘴唇,还有那挺直的鼻梁。根据角度甚至会被认作女性的纤细面孔。
毫无疑问,论谁看到都会认同的美型——廉巴鲁托,无论做些什么,都是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即使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出自他的口中就会变得非常夸张。
“那个,我虽然明白你的意思。”
弗隆苦笑的说道。
“不过确实很稀奇呢。”
“嘛,就是说啊……”
基本上来说,他们所在的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周边——甚至整个托鲁巴斯市区整体上来说,治安都很不错。
虽然这拿来和将都托鲁巴斯全土来比较的话,市区多少会出现一定的差距,但所谓的凶恶犯罪——特别是毫无顾忌为非作歹的单纯犯罪发生率应该算相当的低。
这也是应对治安的强化,犯罪倾向整体上变得越来越高度化以及智能化的原因——嘛,总之像是路边歹徒这类犯罪发生应该极为低下才对。
“不过目前还没出现死者的样子。而且不知为什么被害者大都没有进行报案呢。”
“诶?怎么会?”
弗隆眨了眨眼。
“所以这样也就算不上刑事案件呐。”
“哈……”
“嘛,在这大千世界,说不定就有那么个发作性想殴打人的变态吧。”
说出这番话的——是站在弗隆身旁露出一副知之甚多表情的少女。
娇小优美的体形,夹带着公主风。虽然身穿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校服——但少女却不是学生。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弗隆的契约精灵。
精灵世界中的六翼——也就是被称为上级精灵的存在,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如果是隐藏起翅膀的话,看起来也就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如果硬要说与普通人之间存在差别的话,也就只有那看起来犹如燃烧一般的真红秀发。只有这——毫不参杂任何染料的鲜艳头发,是人类无论如何也无法得到的东西。
嘛,这个先暂且不提——
“也就是说有个这类歹徒突然出现了吧。”
“……我说,小豆丁。”
“别叫我小豆丁!”
露出微妙表情的廉巴鲁托被克缇卡儿蒂呛了回去。
不过这种往来方式已经趋于日常化,事到如今弗隆也不会再大惊小怪了——这也是两人交流的一种方式。反正普通情况下终会有一人开始厌烦就此打住。
这个先放在一边。
“瞧你这幅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本来就和我无关吧?如果突然遭到袭击,或者弗隆就是真犯人的话问题的就不同了。”
“……嘛,不能否认呢。像推理小说之类的,弗隆这种家伙一般都是藏的最深的BOOS呐。”
“像这种乖乖男式样的家伙,确实最后翻脸的很多呢。”
“没错没错。”
“弗隆,要自首的话可要赶早啊。”
“会带慰问品去的哦。”
“诶……等一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弗隆慌张的插入话题。
“开玩笑。”
“嗯,随便说说而已。”
克缇卡儿蒂和廉巴鲁托若无其事向着弗隆说道。
“嘛,弗隆就暂且不谈。说到事不关己,作为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的话,应该没办法坐视不管的吧?”
“嗯?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就是那个啊。”
廉巴鲁托苦笑着说道。
“那个歹徒在袭击对方前,都会向对方问【你是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吗?】这个问题哦。”
“……”
“……”
弗隆和克缇卡儿蒂四目相对。
“趁着对方困惑着【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的时候,就会突然袭击上来。”
廉巴鲁托微微弯下腰窥视着克缇卡儿蒂的表情。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小姐?你可有什么线索?”
“唔……”
克缇卡儿蒂抱起胳膊呻吟起来。
红发精灵少女皱着眉沉默片刻后——
“线索太多反而弄不明白了。”
“喂……”
廉巴鲁托傻眼的望着她,恐怕这都在他的预想之中吧。
基本上克缇卡儿蒂就是易怒的性格。
虽然不至于把人打得半残——但使人皱眉的次数和殴打人的次数应该是不相上下。
最近大都被弗隆阻止了,毕竟就校内从来没发生流血事件这点来看,应该都是那最后自制的一线起了效果——但反之,等同于【只要不死就OK吧?】的【轻轻拍一下(克缇卡儿蒂自认为)】的一击,她应该会毫不犹豫。
过去被克缇卡儿蒂(拍一下)的悔恨——终于修得正果前来复仇了。
话虽如此……
“不过那个歹徒到底是精灵还是人类呢。”
克缇卡儿蒂问道。
“诶?你是指可能是精灵么?”
弗隆皱起眉反问道。
看来他是对歹徒就是人类的概念根深蒂固的样子——
“这个好像没有确实情报呐。”
廉巴鲁托歪着头说道。
“嘛,既然指明袭击克缇卡儿蒂的话,肯定不是人类吧。”
普通人类是绝对无心袭击上级人类的,毕竟这就像空手面对猛兽——或者说是战车一样的无谋。根本不是胜败的问题。
“不过如果是有对精灵武器呢?”
弗隆歪着脑袋问道。
“那也要用到精灵文字吧,姑且那家伙还是空手来着——嘛,也有可能是组织犯罪呢。不过区区歹徒能准备的这么充分吗?”
所谓精灵文字,是一种对精灵拥有强烈影响力的文字——不过这需要拥有对文字拼写的特殊能力,而且他们大都在政府的监督管制下。
因此,刻有对精灵战术用的武器,一般人是无法轻易得到的。
“既然如此——那肯定是准备周全的歹徒呢。”
“那就根本算不上歹徒了吧。”
“但是,不管是人类还是精灵,如果是以前克缇揍过的人,应该记得克缇的长相才对吧?”
“大概是从后方突然揍过去的吧。”
“等一下……克缇才不会……”
无法断言,这正是可怕之处。
“才不会……做这种事吧?”
面对弗隆心惊胆颤的提问,克缇卡儿蒂点了点头说道。
“嘛,次数很少就是了。”
“偶然真的会做!?”
“要看时间、场合还有对手。”
克缇卡儿蒂嚣张的眺望着廉巴鲁托冷冷一笑。
“这绝对是和心情有关呐。”
“我正准备这么说。”
“拜托别这样啊!”
弗隆不禁发出悲鸣。
克缇卡儿蒂的野蛮,身为契约主的弗隆也无法撇清关系。毕竟它们在一定的条件下是享有市民权益的,与神曲乐士签订契约的精灵自动获得市民权利的同时,神曲乐士也将作为监护人对其行动负起一定的责任。
类似雇佣管理者之间的关系。
“这么做不就变得克缇反而像是歹徒了吗?”
“真失礼啊,我又不会不分缘由就去殴打别人。”
“嘛,姑且这次也算是克缇卡儿蒂被盯上了。不过那个歹徒居然连人都不认识就有点奇怪了呐。”
“丧失记忆……大概也有这种可能吧。”
弗隆和廉巴鲁托四目相对。
“如果是人类的话也就算了——如果是精灵呢?”
“精灵也是会丧失记忆的哦。就和人类一样——根据情况甚至比人类更加严重。引发精神性障碍的概率也更高。”
克缇卡儿蒂如此说明道。
“之前我也说过,精灵只是精神的集合体。不存在类似肉体的【容器】,只要绝望就会轻易的死亡——总而言之精神上要比人类脆弱很多。”
“哈哈……”
“精灵有时会因为失去一部分的记忆,导致记忆的完全崩坏。特别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开始模仿人类的精灵患上精神疾病的案例正在增加。特别是受到压力的时候可能做出人类之上的过激反应。”
“可是啊。”
廉巴鲁托耸了耸肩说道。
“既然连你的脸都忘掉了,不就应该把被揍的事情也跟着一起忘记么?恐怕问题没这么简单吧。”
“那么——”
克缇卡儿蒂摇了摇头。
“各种各样的案例我也不是很清楚。说不定这次就是那么罕见吧。”
“嗯……”
弗隆陷入了沉思。
无论如何这次的情报都太少了。
既然指明了克缇卡儿蒂,那么也就没办法坐视不管……不过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来看,能得出的也只有【万事小心】而已。
“如果能找到被袭击过的人打听一下就好了——”
“话说米泽露多利托好像也被袭击了来着……”
廉巴鲁托歪着头说道。
“诶?她,没事吧?”
弗隆慌张的问道。
也不能因为被袭者是陌生人就听之任之——果然被袭者是熟人的话,问题就变得深刻起来了。
“嘛,就是今天早晨普通的到处乱晃的时候碰上了。”
廉巴鲁托说道。
“难怪刚才看她全身上下到处都贴了创可贴,因为是米泽露,还以为只是闹着玩来着。”
“……唔,果然歹徒是精灵吗?”
虽说只是两翼的下级精灵——但实在也无法想象她会因人类的袭击受伤。
“我想,还不至于下结论吧。也有可能是藏有对精灵武器的细心歹徒。”
无论如何,在继续臆测也无法的出结论。
“要不然,去向米泽露多利托问问?”
“就这么办吧。”
克缇卡儿蒂点了点头。
·
“你,就是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吧?”
刚走出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大门。
被如此问到的少女们一瞬——露出惊讶的表情呆立在了原地。
二人组是女学生。
一边是金发,一边是银发,长得非常可爱的一对少女……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她们的脸型也很相似。
只不过能够注意到她们是双胞胎的人却意外的少。
毕竟缠绕在她们身上的气氛正好相反。如果将金发少女比作动的话,银发少女就是静——太阳的豁达和月亮的可怜,具有各自特性的少女,无论是在谁眼中都截然相反。也有一种说法是正因为阴阳的存在才能保持均衡。
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基础科二年级……优吉莉·佩鲁赛露蒂和普利尼西卡是一对姐妹。
“你,就是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吧?”
大概判断她们没有听清——少女再次问道。
不过从语气上判断,这与其说是质问,更像是在确认着什么……她早已摆好架势,用尽全身的力量说道。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在此相会算你气数已尽了!放马过来——”
少女说着向前踏出一步。
但是——
“那个……我不是…………”
“你在说什么啊!”
普利尼西卡颤颤巍巍的摇了摇头的同时,佩鲁赛露蒂则是愤然的回问道。
“居然将普利尼和克缇卡儿蒂小姐弄错!这个温柔可怜的普利尼和那个,那个克缇卡儿蒂小姐到底有哪里相似啊!不要太过分了!”
“诶……那个……佩鲁赛?”
对姐姐的发言预感到不妙的普利尼西卡试图阻止她,但佩鲁赛露蒂反而是越说越来劲了。
“克缇卡儿蒂小姐确实很漂亮,不过除此之外也就只剩下粗暴、乱来和超自我为中心而已哦!?”
“诶?啊——是,是这样吗?”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反应……少女只能眨了眨眼,畏畏缩缩的说道。
“总是喜欢独占前辈,而且,每次我想要呆在前辈身边的时候就从中捣乱!”
“佩鲁赛,那个——”
“居然将那样的克缇卡儿蒂小姐和普利尼弄错!这也太过分了!”
“说……说的也是呢,对,对不起。”
少女低下了头。
“你……你能明白就再好不过了。”
佩鲁赛露蒂深吸了一口气。
可是——
“……话说回来,既然找克缇卡儿蒂小姐有事,那你又是谁呢?”
事到如今也无可奈何,佩鲁赛露蒂打量着少女说道。
娃娃头的黑发可爱少女。
年龄看起来比佩鲁赛露蒂要小——十二、三岁的样子。水灵灵的眼睛,朴素端正的面容。
话虽如此……这也是在普通的范畴内。
其中最特别的,还是要数那打扮。
颇有分量的深红色裤子,纯白的上衣。袖口部分编织有和裤子同样颜色的装饰丝带——上衣的下半部果然和裤子一样也都是深红色的。
夹杂在古风和异风之间——如果是在与异世界渊源颇深的凤都毕雷尼斯也就算了,在帝都托鲁巴斯实在是很罕见的打扮。
巫女装束。
从佩鲁赛露蒂她们那听说,裤子正确的应该读作裤裙。而且好像是侍奉异世界之神的女性神官的装束。至于和托鲁巴斯的标准服装最为不同的还是要数那裤裙了。
“我的名字叫——亚……”
话未出口,少女又摇了摇头。
“不对!我的事情根本无所谓。直至完美的完成目的之前,我都将没有名字和归所。”
“哈……?”
“话说回来,那个叫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的家伙。”
少女握紧拳头说道。
“据我所知,她可是最强的精灵。”
“最强……嘛,大概是……最强吧?”
佩鲁赛露蒂歪着头说道。
在她的印象中——克缇卡儿蒂是一同争夺弗隆的朋友,不过这其中和最强都是完全搭不上关系的。
毕竟就周围的人看来,能够和上级精灵每天不知疲倦的吵架——【就好像用锤头不断砸向大型炸弹一样】的惊愕——这个先暂且不提。
“像这么说的人和精灵确实挺多的呢。”
普利尼西卡点了点头。
就一般而言,普通人的眼中,上级精灵就等同于拥有战舰般破坏力的怪物。和人类的力量差太过悬殊,即使在这之上谈论最强也是另一个次元的问题了——这也是事实。
但是,喜欢给这些东西加上【最强】或是【最高】之类的称号,就是人类习惯。
就克缇卡儿蒂的名声方面来看——虽然无法认同——但至少她还是拥有【染血的公爵夫人】和【红之歼灭姬】这两个危险的称号。
将她称为最强精灵的人,说不定确实存在吧。
“而且还有四天花、五神将和六大魔王的样子……”
“才没有。”
尤芬莉姐妹不约而同的挥了挥手。
“这也就是说,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只有一个人……?”
巫女少女抱着胳膊歪起了脑袋。
“嗯,就算是克缇卡儿蒂小姐,我想她还不至于突然就增至分裂吧……大概”
至于佩鲁赛露蒂语尾的模棱两可,也是觉得如果是克缇卡儿蒂,说不定真的能办到。
“话说也从来没见到过两个克缇卡儿蒂小姐呢。”
普利尼西卡说道。
“唔唔唔……”
巫女少女沉思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那我前几天碰到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又是什么呢——”
“那个,不就是克缇卡儿蒂小姐吗?”
普利尼西卡说出了极为单纯的答案。
“如果是本人的话,应该不会说那种话吧。”
“是吗?说的也是呢。”
巫女少女大大的点了点头。
“那肯定就是影武者了呢!”
“……”
“……”
“可恶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不惜动用影武者也要逃避和我的对决吗!太卑鄙了……!”
“……”
“……”
优吉莉姐妹目瞪口呆的望着她。
看来这位巫女少女——虽然感觉上对人处事都很礼貌,但思考方式上却意外的偏激。
到底这个不闻世事的少女是何方神圣。
但光是凭这打扮根本无从探究。
“可是。”
虽然不知是向着谁——只见巫女少女满溢着自信的笑容说道。
“居然采取这种姑息的手段,正是毫无实力的证据!在吾之精湛的绝技面前,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果然也不得不逃之夭夭吧……”
“……精湛的?”
“绝技……?”
两姐妹惊讶的嘟囔道。
但是巫女少女毫不在意的向两人搭话道。
“看来——两位和真正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认识的样子呢?”
“啊啊……嘛……”
“确实认识。”
两人点了点头。
“我现在,出于某种理由正在寻找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中。”
巫女少女说道。
“能否,让我和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见上一面?”
“……”
“……”
佩鲁赛露蒂和普利尼西卡困惑的互望着彼此。
·
米泽露多利托很快就找到了。
本来作为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常驻精灵的她,在没有因为工作出门的情况下,一般都会呆在学院邻接的一个场所里。
但是精灵之间会通过气息确认互相的位置,因此这次是由克缇卡儿蒂带领着弗隆等人前往米泽露多利托的所在地。
就这样——
“啊,米泽露多利托。”
弗隆向她搭话道。
正好,是在校舍后方的一个小庭院——原本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就是由贵族的别馆改装而成的设施,因此一些作为教育机构所不必要的喷水池和花坛保留了下来——在那里,发现了她的身影。
“喵!?”
米泽露多利托的身上——到处贴满了创可贴。
原本,只要解除物质化肉体所受的损伤也就会跟着消失。这虽然会根据情况和个体差存在解除时间上的不同——但克缇卡儿蒂则是完全无法解除——因此贴着创可贴到处跑的精灵,实际上算是很稀罕的。
“哦!克缇卡儿蒂大姐头和弗隆、廉巴鲁托。有什么事吗?”
“那个,也没什么,只是,你怎么受伤了?”
“啊啊……这个啊。”
米泽露多利托用手指了指贴在脸上的创可贴说道。
“被歹徒干掉了。”
“歹徒——”
看来那就是传闻中的可疑人。
“可是精灵居然会贴创可贴……”
话虽如此——弗隆微微瞄向身旁的克缇卡儿蒂。
虽然不知为何本人不说明理由,总之因为克缇卡儿蒂没办法解除物质化,她在制作料理失败时动用创可贴的次数非常之多。
因为弗隆也不清楚她是否在意这个问题,所以在克缇卡儿蒂面前他从来没有提起过,但——
“精灵和创可贴的组合,这也太奇怪了吧。”
丝毫不在意气氛的廉巴鲁托轻易的说出来了。虽然担心克缇卡儿蒂会在这种细微的问题上有所反应,但她只是一言不发的皱起了眉。
然后——
“啊啊,这只是单纯想要尝点苦头罢了。”
“哈?”
弗隆不禁发出了脱线的叹息。
米泽露多利托撕下一枚创可贴愉快的说道。
“每次只要解除物质化伤口什么的就全部消失了。所以就想确认看伤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哈……”
看来这也是游戏的一环。
被歹徒袭击,战了个落花流水哦,超惊险啊——这就是光荣的【挂彩】吧。
“而且。”
米泽露多利托得意的说道。
“像这样看起来很痛的样子,大家也会注意到,顺便看望的时候,还能收到零食的吧?”
“这是诈骗——大概吧。”
廉巴鲁托说道。
嘛,被打的落花流水也是事实。
“话说回来。”
米泽露多利托拍了拍手说道。
“克缇卡儿蒂大姐头,那个歹徒好像在找你来着。”
“这种事你还不早说!”
克缇卡儿蒂抓着米泽露多利托的衣领说道。
但是——
“说的也是喵。”
被抓着衣领的米泽露多利托歪起了脑袋。
“虽然很强,但有点脱线——感觉就好像一个玩笑的样子。”
“玩笑?”
“哎呀,因为——”
就在米泽露多利托准备说下去时。
“——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凛然之声响彻校舍。
就在这时……
“啊,找到了,前~辈!”
在那之后听到了完全不同温度的熟悉声音。
“……佩鲁赛露蒂?”
惊讶的回过头来的弗隆等人。
正好——在校舍转角处三名少女向着这边走来。
其中两人毫无疑问就是优吉莉姐妹的佩鲁赛露蒂和普利尼西卡。对弗隆来说是后辈兼友人的少女们。对克缇卡儿蒂来说【金发的一方是敌人】。
总之她们两人先放在一边。
只不过——
“谁啊,那是?”
廉巴鲁托惊讶的嘟囔道。
她们身旁还有一名陌生的少女。穿着参杂有古风和异界风,总之全身上下没有纽扣的红白色衣装。
那是侍奉异界之神的女性神官制服——也就是叫做巫女服的装束。
年龄大概在十岁前半。
给人一种年幼的印象。
“虽然很面生,应该也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入学虽然很宽松——但大部分的学生都是超过了十四、十五的少年少女。
像这种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在校内乱晃无论如何都会显眼。毕竟是成长期,即使相差一两岁气氛也会有很大差距。
弗隆等人——特别是记忆力甚好的廉巴鲁托都闻所未闻,恐怕真的不是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学生。
毕竟见学或学院关系者出入的场合也挺多的,虽然不至于络绎不绝,但——
“诶?诶诶……”
“?怎么了?”
对米泽露多利托莫名的反应,弗隆回问道。
“所以说,就是那个啊,歹徒感觉的人!”
“……诶诶诶!就是那孩子吗!?”
弗隆惊讶的再次看向巫女服的少女。
可爱的脸庞。
该说是稚气未脱呢,还是土气呢,总之就像是欠缺了论谁看到都会喊出【哦,美人】的娇艳感……是张充满土气和美丽的端正脸庞。嘛,再加上那一头黑发,更是强调了这种年幼的感觉。
总而言之称她为【歹徒】实在欠缺实感。
“……嘛,如果是这种歹徒的话,没人报警也是理所当然的。”
廉巴鲁托用指尖划过下巴嘟囔道。
被如此——弱不禁风的年有少女给干掉的被害者,无论是谁都无法相信吧。娇小华硕,而且还如此年幼——怎么看都是被歹徒袭击的一方,人们很容易就如此主观的判断。
“在此相会算你气数已尽了——……啊!?”
巫女少女指着弗隆等人的方向叫了起来。
“你就是前几天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
“你说什么!?”
克缇卡儿蒂嘟囔道。
但是顺着巫女少女的视线,她所指向的却是米泽露多利托。
看起来她是真的不认识克缇卡儿蒂的脸长什么样。
“啊,这也就是说!”
少女来回的看着克缇卡儿蒂和米泽露多利托说道。
“你正是克缇卡儿蒂影武者的四天王吧!?”
“才不是。”
“不对。”  优吉莉姐妹再次吐槽到。
“而且也才三个人。”
“槽点错了吧!?”
弗隆呻吟的说道。
但是——
“呼呼呼~”
米泽露多利托突然诡异一笑。
“这正是真·最强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克缇卡儿蒂三人众!”
“喂!?”
面对着说出不明所以台词的米泽露多利托,廉巴鲁托脸色大变。
“三个有点太少了吧。果然还是克缇卡儿蒂·五比较好——”
“你在说什么啊!”
克缇卡儿蒂猛击了廉巴鲁托的后脑勺。
“干嘛弄得我好像会大量生产一样啊!喂,那边的家伙,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至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
克缇卡儿蒂火大的喊道。
“才不是什么二个三个四个五个!”
“难道还有第六人!?”
“我说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就只有我一个!!”
克缇卡儿蒂跺着脚说道。
“也就是说——”
巫女少女歪着头陷入沉思。
没多久——
“难道……!”
颤栗的说道。
“你就是真正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吗?”
“什么叫难道啊——”
廉巴鲁托无奈的吐槽道,不过这好像没有传达到巫女少女的耳中。
“再说最初就不存在假货!”
“诶?那么在那边叫克缇卡儿蒂的人——”
巫女少女望着米泽露多利托说道。
“呼呼呼。成功瞒天过海了。”
看来一切的元凶就是米泽露多利托。嘛,不过这个巫女少女看起来也有点脱线和死心眼的样子。
“被算计了!好过分!你居然骗我!”
巫女少女弯着腰喊道。
原来现在才发现啊——虽然大家都如此想着,却无法吐槽。
“……总而言之。”
克缇卡儿蒂半睁着眼说道。
“我毫无疑问就是独一无二、货真价实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那么你这家伙找我有什么事?”
“啊,是的,我是来打倒你的。”
少女——直言不讳的说出了目的。
“打倒我?”
克缇卡儿蒂不知所以的皱起了眉。
“打倒我?你刚才这么说了吧?——你凭你这小家伙?”“是的!”
巫女少女元气满满的点了点头。
“只要将远近闻名的最强精灵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打倒的话,我们流派必定名声大震!”
“……流派?”
比起远近闻名,看来她更在意另一边。
“你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
“这便是吾之凤愿!为了代替不中用的哥哥,我要将流派发扬光大!”
“……喂。”
“一决——胜负!”
“等——”
大概是绕了各种弯路的原因——忍耐到极限的巫女少女早已失去了耐性——不等克缇卡儿蒂进入战斗态势,便笔直的冲了过来。
不等弗隆等人反应过来。
实在是太快了。
“快逃!”
面对巫女少女带着残像的步法——克缇卡儿蒂仅仅是向弗隆等人下达逃跑的指令已经是拼尽全力了。
毕竟克缇卡儿蒂迫切的呼唤实属少见,弗隆等人迅速的退至后方——廉巴鲁托甚至抓住米泽露多利托的当成了挡箭牌——保持住距离。
“——破!!”
并不是拳头,而是弯曲手指运用掌心擦过了克缇卡儿蒂。
就在这时——看到克缇卡儿蒂胸前衣服裂开的弗隆顿时脸色大变。
“克缇!?”
“没关系,别过来!”
后方——错开和弗隆的角度——克缇卡儿蒂踢着附近的大树跳向空中。
但是——
“——!?”
“太天真了!”
巫女少女早已出现在了她的头顶。
在对克缇卡儿蒂胸前放出一击后,少女早已先一步跳上了空中。
空中的少女抓住了克缇卡儿蒂的手,在毫无支撑的状态下,灵巧的切换了身体的方向——
“破!”
充满气势的一击。
“奥义应用篇之一——【雪崩坠】!”
运用复杂的关节技束缚着克缇卡儿蒂,向着地面坠落。
咚!
犹如炸弹爆炸的轰鸣声。
“克缇!!”
“笨蛋,别过来!”
就在弗隆准备冲过去时,廉巴鲁托挡下了他。
采用人类形态的精灵——也就是所谓的福马奴比库,理所当然的,构造是模仿人类形成的身体。这也就是说,人类所拥有的弱点也会跟着一起复制过去——就比如说会成为关节技的对象。
虽说精灵是由意志力形成的肉体,和人类相比要更为结实——但会痛的时候,还是会痛的。受到太过沉重的伤势精神也会跟着损耗。
克缇卡儿蒂刚才被施加的招式,即使是外行人的弗隆也能明白极为凶残。
在束缚身体的关节技中加上下投——这是利用了两人份体重的加速度撞击地面造成双倍的冲击。
普通人的话轻则骨折,重则当场死亡。
但是——
“你这家伙!!”
在尘埃中闪耀着鲜红的闪光。
“唔哇!?”
“我都说叫你等一下了!”
红色闪光触及的前发一顺便烧焦了,弗隆不禁发出悲鸣,而束缚着他的廉巴鲁托也惊呼起来。
然而——
“那么突然就来这么一套,小豆丁——这下麻烦了。”
“……”
正是如此。
看着胡乱发射精灵雷的克缇卡儿蒂,可见她并无大碍——不如说毫发未损。然而不受控制的她,如今正马力全开的暴走了起来。
毕竟上级精灵的精灵雷拥有不亚于舰船炮击的破坏力,如果是畜力一击,甚至能改变地形。不过如今暴走的她丝毫不在意这些的散射着精灵雷。不过这货要是人类吃上一发,可就不只是【很痛】就能了结的问题。
“克缇,快冷静下来——”
“唔嘎——!!”
双眼布满血丝的克缇卡儿蒂从尘埃中出现,弗隆情不自禁的呼喊了起来。
同时她身后渗出红光,长发随风飘动。犹如纹章图案的复杂羽翼威慑的张开——红之上级精灵吼叫道。
“你这家伙啊啊啊啊……!”
一阵闪光从四面八方袭来。
“克缇!不行——”
“你这混蛋——!”
……就好像什么也没听到的。
胡乱射出大量精灵雷。
四周的树木燃起了火焰,校舍的墙壁出现了裂痕,喷水池沸腾。没有比这更麻烦的事情了。在稍微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佩鲁赛露蒂她们手足无措的闪躲着精灵雷。
而且——
“可恶!”
“这种精灵雷根本打不中我!”
在精灵雷的弹幕中,巫女少女轻松的闪避着。
结果来说,流弹仅仅造成了四周环境的破坏。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家经常说人类在精灵面前是很脆弱的呢。”
面对克缇卡儿蒂焦虑的质问,巫女少女停下脚步说道。
“在和精灵的战斗中,人类只能逃跑,或屈服在那绝对的力量面前。”
“……”
这也事实。
即使存在例外……大多数的情况下,无论是肉体还是潜在能力,精灵都是压倒性的。
就好像拿飞机和自行车比较速度一样,毫无意义——嘛,单纯比较战斗力上,精灵确实是压倒性的。
但如果将对精灵剑,或一些种类的对精灵兵器加入其中的话,问题也就不同了。——极端来说就好像将【乘着战车的人类和中级精灵哪一方比较强】。
无论如何。
人类徒手和精灵战斗是毫无胜算的。
这是事实。
但是——
“可是。”
巫女少女爽朗的笑着说道。
“锻炼!修行!努力!只要达到一定的境界,人类也能徒手压倒精灵!扎实根基所获得的技术,能够填补能力的差距!这正是人类才能办到的!”
“这怎么可能——”
廉巴鲁托低语道。
“即使是再怎么高明的车技,自行车也没办法战胜汽车吧。”
“这正是败北主义!”
巫女少女指着廉巴鲁托严厉的说道。
“在努力之前就放弃的话什么也无法得到!一是努力!二是耐心!没有三四!五还是努力!即使是人类的我,如今还不是像这样压倒了传说中的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吗?”
“你说谁被压倒了啊!”
喊叫的同时连射出精灵雷。
但少女仅仅是后退半步就轻易的躲过了。红色闪光的奔流在飞出数米在优吉莉姐妹的脚下爆炸——双胞胎少女惨叫着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话说回来你这家伙——”
“差不多也该了解你了!”
做出一个闪亮的POSE巫女少女说道。
“奥义应用篇之二!【雷霆击】!”
“别动不动就喊出来!”
“那个,姿势和喊出必杀技可是很重要的事项诶——”
“你又在解说个什么劲!”
克缇卡儿蒂愤怒的向装傻的廉巴鲁托怒吼道。
但就在这时候——
“觉悟吧!”
轰——那娇小的身躯擦过空气迫近而来。同时她架住的右手上——
“——什么!?”
弗隆脱线的喊叫道。
光芒。
少女的右掌中。
犹如错觉般的,或者说格斗技到达炉火纯青之时,就连奥义也会发光吗?
“咕!”
克缇卡儿蒂瞬间跳向一旁试图回避这一击。
可就在这时,移动中的右脚,撞到了冲来的少女左脚。
“啊!?”
因为突击的气势太过汹涌,再加上克缇卡儿蒂偶然的扫堂腿——总而言之——巫女少女就这么越过克缇卡儿蒂冲了过去。
而那前方有一个喷水池。
“啊——!?”
巫女少女喊叫的冲进了喷水池。
然后——
咚~~
犹如爆炸一般的水面开始膨胀,下一个瞬间,喷水池中的水几乎全部都炸向了空中。
前所未见的局部暴雨袭向了弗隆等人。
反射着夕阳,诞生出数个小小的彩虹。但他们都没有鉴赏这一美景的余裕。
“……话说。”
“咋了?”
廉巴鲁托回应着呆然的弗隆。
“那个……是精灵雷吧?”
“说的也是呢。”
无论是何种奥义,再怎么说也无法使手心发光,甚至将喷水池中数千升的水炸向空中。
当然——这限定在人类的力量来说。
“……那孩子,是精灵吧?”
“大概吧。”
“……”
“……”
弗隆和廉巴鲁托无言的对视片刻。
那之后——
“看来那孩子,完全把自己当成人类了呢。”
米泽露多利托抱着胳膊说道。
嘛,毕竟都说了【用人类的武术压倒精灵】什么什么的——如果前提不是人类的话,就算打倒了克缇卡儿蒂也没有意义。
嘛,毕竟从最初的关节技开始,那超越克缇卡儿蒂的运动能力和跳跃里就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办到的了。至少那个时候,巫女少女可是跳了四米多高。
可是……
“居然把自己当成了人类——”
弗隆困惑的看着冒出浓烟的喷水池方向。
精灵将自己错认成人类。
这种事真的可能吗?
“……嘛,至少有可能性。”
回到弗隆所在的地方,克缇卡儿蒂疲惫的说道。
“刚才我也说过——发生记忆丧失或什么意外丧失记忆的时候,发生数个巧合错将自己当成人类也是可能的……”
“嘛,毕竟被人类养育,就连狗也会把自己当成人类呢。”
廉巴鲁托补充道。
“话虽如此,一般不都会立刻就发现不对劲吗?”
克缇卡儿蒂皱起了眉。
“难道她身边的人都什么也没说吗?”
“……咕。”
巫女少女艰难的从水深骤减的喷水池中起身。当然因为全身都湿透了,巫女服黏在了身上——这使得原本就很微妙的打扮——变得更奇怪了。
“太卑鄙了!克缇卡儿蒂·阿巴·拉格兰杰丝!居然使用绊脚腕这种姑息的手法。”
“笑话!扫堂腿也是必杀的绝技!”
克缇卡儿蒂怒吼道。
“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唔唔……”
巫女少女皱着眉呻吟起来。
从站立和架势上来看,斗志依然不减的样子,只不过——
“看来有必要彻底解决掉你呢。”
“……我倒无所谓。”
虽然不知那巫女少女拥有多少枚羽翼,但精灵之间全力以赴的话,定会给周围造成更严重的灾难。
“我觉得还是——”
“就算你这么说,她可是干劲满满哦。”
“……”
束手无策的弗隆等人。
就在这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一名男生从校舍一角走来过来。恐怕是听到刚才一连串的爆炸过来围观的吧。
“啊,不行,这里很危险——”
一无所知踏入这里相当的危险。
弗隆试图阻止他的进入……但是
“……!?”
“……!!”
那名男生。
和那名巫女少女。
在对望的瞬间,惊呆了。
“诶?诶?”
不知其中意义弗隆等人只能回望着他们两人。
突然——
“……蕾娜!?”
“哥哥!”
两人同时喊道。
·
“哎呀,真的非常抱歉。”
虽然不至于下跪——但男子还是呈直角弯下了腰。
校舍骚动后已经过了半小时。
放学后的教室里。
始作俑者的巫女少女——名字好像叫做雅瓦拉佩·蕾娜——让她先行回去,代替蕾娜道歉的少年向弗隆等人低下了头。
“基本上是个正直的妹妹……虽然有时会很乱来,或者说执念太深吧……”
而这名包庇【妹妹】的少年名叫雅瓦拉佩·迪安。
“……克缇?”
“这边的是人类呢。”
克缇卡儿蒂嘟囔道。
精灵能够探知精灵的气息。
至少克缇卡儿蒂只要和对方面对面就能分辨出来。
蕾娜毫无疑问的是精灵,但这名叫迪安的哥哥,却是人类。
“都怪在下的不中用,蕾娜为了将我们雅瓦拉佩=新影流发扬光大——”
迪安所说的雅瓦拉佩家是代代以修行雅瓦拉佩=新影流武术的家系。据说迪安亡故的双亲为了维持生计经营着一家雅瓦拉佩=新影流道场。
但在这太平的年代,武术道馆根本不可能繁荣,再者雅瓦拉佩=新影流又是门特殊的技法,修炼极为困难。即使有弟子的到访,等到听过内容后都纷纷的离去了。
“雅瓦拉佩=新影流是由人类和精灵共同编写的武术。”
没错。
习得武术的同时还要兼备神曲奏术正是雅瓦拉佩=新影流的奥义。
“嘛,这样谁都会知难而退吧……”
廉巴鲁托评价道。
仅仅是踏上神曲乐士这条道路就足够艰难了,还要兼顾武术的修行,这需要相当的才能和努力。
即使是知难而退的人占大多数,但还是有些愿意一试的人。
“在下,目前还是神曲乐士修行之身,因此在双亲亡故的现在,道场就越发萧条——”
“想必很艰辛吧……”
弗隆同情的说道。
原本就是孤儿的他,对失去双亲的辛劳感同身受。
“雅瓦拉佩=新影流的基本,是与精灵联手对敌的流派。同时,预想到精灵的失控、暴走的情况,或者敌方存在精灵的情况,利用人类的对精灵技战斗。”
“……这还真是……”
太过乱来的武术。
但从蕾娜的一系列招数又能看出这并非不可能。
“蕾娜无法习得神曲演奏,但格斗术方面颇具才能……因在下的神曲乐士才能迟迟无法开花结果,为了代替在下将雅瓦拉佩=新影流发扬光大,便做出了找知名精灵打架的举动。”
“话说,那个是精灵吧。”
克缇卡儿蒂吐槽道。
精灵无法演奏神曲。
虽然——理论上说不无可能。
但就好像流着鲜血完成神曲一样,数分钟的演奏便会使自身消耗殆尽,甚至面临生命威胁。
“你这家伙也就算了,让你那什么妹妹成为神曲乐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吧。”
说着——偷偷将视线瞄向身旁的优吉莉姐妹。
实际上优吉莉姐妹——特别是对普利尼西卡来说,这个话题并非他人的问题。
由人类和精灵融合的半人半精灵,同样的也无法成为神曲乐士——再过不久,她就将面临晋级考试这道难关。这对一直在一起的优吉莉姐妹来说,佩鲁赛露蒂晋级,而普利尼西卡退学——这是绝对要回避的状况。
嘛,这个先暂且不提……
“……您注意到了吗?”
迪安佩服的说道。
“什么注不注意啊!问题根本不在这里吧!”
克缇卡儿蒂怒吼道。
然而——
“……”
迪安露出了忧郁的表情。
看起来就像在对什么做着整理——
“实际上蕾娜并不是我的妹妹。”
“都说了是精灵吧?”
“正是,真正的蕾娜……在五年前遭遇事故去世了……”
“……”
弗隆等人无言的望着他。
这也就是说——
“涉及到详情无法告知——但那是和父母颇有往来的精灵,对自己自责造成的结果。”
身为武术家的同时兼备神曲乐士素养的迪安父亲,即使没有签订契约还是与数柱精灵有着往来——那些精灵也在迪安他们出生后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这说不定是精灵把迪安他们当成了自己孩子,或是朋友吧。
不管怎么说没能赶到那起事故的现场,就是那细微的差错导致了蕾娜的死去。
“这并不是谁的错——真的,只是一起极为不幸的事故而已……”
精灵沉浸在那巨大的悲叹、伤痛和自责所带来的结果——使得自己遭受了失调。
那是对其自身存在侵蚀的疾病。
为了拯救日渐衰弱的精灵,迪安的父母没有了悲伤的时间,努力倾尽了一切……然而精灵只要不摆脱自责,再怎么演奏神曲也是徒劳无功。
为了拯救她,首先必须要治愈她的伤口。
但是——自责的念头要如何抚平呢?
至少在无法让女儿起死回生的情况下,迪安的父母实在是束手无策。
然而……就在这时。
记忆混淆,自我越发不安定的精灵——看着迪安的父母如此说道。
“爸爸,妈妈。”
“——恐怕。”
迪安说道。
“在深深自责中,她把事故结果整个的抹去,将自己替代了死去的蕾娜。”
“……怎么会。”
弗隆无言以对。
肯定——无论是迪安,还是迪安的父母都非常悲伤吧。根据情况甚至憎恨那柱精灵也不无可能。
冒充雅瓦拉佩·蕾娜的精灵。
只要稍有差池——事情将变得无法挽回。
可是……
“从那一日开始,家父和家母就将蕾娜,当作了真正的蕾娜。”
失去爱女,在这之上甚至失去友人的迪安父母,仍然接受了欺骗自己的精灵。
如果这样能够拯救那柱精灵的话——
说不定他们可能也只是在欺骗自己。实际上——迪安有时也会不禁意将蕾娜是精灵这回事忘记。
就结果来说,迪安的父母也在那之后因疾病和事故相继去世……留下了迪安和蕾娜相依为命。
“……真是悲伤的话题呢……”
弗隆惆怅的说道。
“那个,就在下来说,早已屏弃前嫌——将她当成真正的兄妹来看待了哦!”
迪安爽朗的笑着说道。
那是丝毫没有虚假的笑容。
“话虽如此,在下也有监督妹妹走向正道的责任。再者如果在下能够更早的独当一面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说着迪安再次低下了头。
据他所说,雅瓦拉佩=新影流既是武术的同时也是神曲演奏术,作为神曲乐士所必要的技能全部融汇在了其中。基本上只要遵照秘传书上所写精进的话,也就没有再入托鲁巴斯神曲学院的必要了。
但是迪安至今仍然无法演奏神曲。
烦恼着自己的不足——他进入了托鲁巴斯神曲学院学习,然而面对和雅瓦拉佩=新影流完全不同的技术体系,反而徒增了更多的烦恼……就这样仍然无法如意演奏。
嘛,这个先暂且不提。
“我想拜托大家。”
他补充的说道。
“关于蕾娜,她是精灵这件事——希望各位不要告诉她。”
“这个明白。”
就在弗隆等人带着踌躇和困惑的时候,克缇卡儿蒂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不过这个早晚会发现吧。”
人类和精灵的成长是不同的。
即使不愿意,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发现自己和人类的不同。
“……那个到时候再说。”
迪安爽朗的说道。
“只要是自身自然的察觉到,也就是蕾娜不再自责的证据。船到桥头自然直。”
“……了解。”
克缇卡儿蒂点了点头,转向弗隆等人的方向。
“这样可以吗?”
“嗯。”
弗隆等人点了点头。
既然都听到了这种程度,根本就无从反对——而且也对他们没什么益处。
“……嘛。”
克缇卡儿蒂叹了口气。
“今后你可得把你妹妹盯紧点。”
“虽然也明白蕾娜是个【被害者】,但这次特别给克缇卡儿蒂大人添了很多的麻烦,改日定当登门致歉。”
说着迪安再次行了一礼。
·
“该怎么说的……是群挺有趣的人呢。”
回去的途中。
和廉巴鲁托、优吉莉姐妹道别后,向着男子宿舍的途中弗隆微笑着说道。
“那种奇怪的说话方式(译:原文里迪安是用武士的措辞)和衣装。能够充分感受到异世界的情调呢。”
“还真是羡慕你的粗神经。”
克缇卡儿蒂叹了口气。
“老实说,那什么【奥义应用篇】还挺疼的。”
“嗯……”
顺便一提,那并不仅仅是奥义,而是蕾娜在无意识间在奥义中参杂了自己的精灵力进行【改良】后的结果。嘛,就实用性来说就暂且不提,光是在原本是对精灵武术的基础上添加精灵力,就足以称为杀人越货的绝技了。
“话说回来……那对兄妹的家族游戏早晚有一天也会结束的。”
克缇卡儿蒂望向远方说道。
“更何况,如果无法做到各自独立的话,这也是种扭曲。到那时——作为妹妹这个角色的精灵,最终会走向何处稍微也有点在意。”
“……克缇。”
“自己所背负的责任,经过时间的推移变化成束缚的情况也很多呐。”
克缇卡儿蒂——就好像说给自己听似的低语道。
“一定没问题的。迪安不也说过吗——既是精灵,又是兄妹,也挺有趣的。”
“是吗?”
“我们不也是这种感觉吗?”
弗隆天真的说道。
但是——
“克缇?”
“真是的,就因为这个,害得我每次都那么辛苦——”
“克缇?怎么了?”
“什么也没有!”
克缇卡儿蒂不耐烦的说着,冲进了宿舍的玄关。
“等等,克缇,等一下!”
弗隆也急急忙忙追赶着克缇卡儿蒂,向着他们居住的房间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