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库
  3. 神曲奏界 红S
  4. 第三卷
  5. EPILOGUE
  6. 繁体版

EPILOGUE
2017-06-23 18:19:28

		

隔天的一切都和平日一样。
这对佛隆来说非常不可思议。
虽然他对自己未经允许、擅自使用实习教室的这点该不该向校方报告感到犹豫,不过因为事态严重到可能使人丧命,所以绝对不能当成学生问的秘密而隐匿不报;后来碰巧遇到似乎要处理什么事而来到教务处的校长,他便将这件事全部告诉对方。就在他等着校长宣达处分时——
『这样啊?总之没人伤亡真是万幸。』
校长只丢下这么一句话,接着便催促佛隆「放学了,赶快离开学校吧」。
原本担心之后还会被校方约谈,结果似乎也没有那种迹象……上午的课一如往常地结束,下午的课也已经开始了。
如此这般,现在的他依然一如往常地准备接受学弟妹们的提问……
「学长,这边我有点不懂!」
「啊……嗯,这个呀……」
现在是指导一年级新生的家族教学时间。
今天学弟妹们的提问罕见地踊跃。
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实力终于得到学弟妹们的认可……再加上昨天佛隆的状况让大家没办法提问,只能留到今天来问,使得一堂课累积了两天份的问题。由于自己昨天太专注于制作封音盘,完全没做好当老师的责任,佛隆也无法抱怨什么。
「……结果就是这样,这样解释你听得懂吗?」
「啊……原来如此,嗯,我了解了,谢谢学长。」
一名身材矮小的少年对佛隆行了礼之后,回到自己的位子。」。
看着佛隆和学弟妹们的互动……
「你这家伙永远都只有学科还算得上拿手。」
坐在讲台旁的克缇卡儿蒂一如往常、毫不留情地酸了佛隆一句。
「说『只有』也太过分了吧……」
「怎样?你不满意呀?」
「没……没有啦……」
佛隆乖乖地退出这场口舌之争。
只要一看到克缇卡儿蒂的额头,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白皙的额头中央——眉心上方遗留着一块红红的伤疤。
那道伤疤是上午上课时,由学生们使役精灵进行模拟战斗留下的结果。无巧不巧,佛隆竟和蓝伯特对上,结果克缇卡儿蒂遭到蓝伯特召唤出来的成群勃来毫不留情地痛殴……
尽管蓝伯符的神曲无法吸引中级精灵或上级精灵前来聆听,但他召唤出来的下级精灵数量却连讲师也会为之惊讶,使役精灵的精确程度更是吓人。有人说下级精灵应该会比较好使唤,其实不然,有时候反而比较难使唤——好比人类叫一只小狗去买东西一样,这么形容应该比较容易理解。
能够随心所欲地使唤那些下级精灵的蓝伯特果真是个天才吧?
事实上,数量代表绝对优势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比起某些神曲乐士在事故现场只能叫出一、两柱实力差强人意的精灵,像蓝伯特这样能召唤出一整支「军队」的神曲乐士反而比较强——因为面对各种状况的应对能力及战术的多样性,后者绝对远高过前者。
再加上……今天的佛隆和平常并无二异。
仿佛已经将昨晚展现的气魄全忘得一干二净似的,他完全没办法演奏支援战斗用的神曲,结果使克缇卡儿蒂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勃来攻击,束手就擒。
总数超过五十柱的圆嘟嘟勃来将克缇卡儿蒂掩埋的光景看在佛隆等学生们的眼里其实还挺可爱的,不过这样的结果似乎伤害了克缇卡儿蒂身为上级精灵的自尊,使她之后一直显得非常不高兴。
「真是够了……你昨天那种气势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她叨念个没完。
「就……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尽管佛隆昨晚确实奏出支援战斗用的神曲,然而终究是昨晚的事。
对手不同,情况便不可同日而语。
或许因为今天的对手是自己的朋友,使佛隆心里多少有些排斥;昨晚克缇卡儿蒂形容他「很难点燃」,事实的确如此。
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所谓的专家必须视各种情况需要,即时转换自己的情绪。
看来佛隆要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神曲乐士依然需要好一段时间。
「学长学长;我有问题要问!」
贝尔莎妮朵忽然朝叹气的他跑了过来。
事实上这已经是她在这堂课上问的第八个问题了。
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她问的问题内容进步了。
过去她的问题大部分都是为了找佛隆讲话而问的,今天却完全没有这种情况,其中好几个问题甚至牵涉到演奏神曲的细微技术面,让佛隆有些招架不住。
看来她似乎找到什么明确的目标了。
一旦决定好具体的目标,人类的进步程度便会显得非常耀眼;尽管成果不会在一两天内展现出来,不过看着这份积极的态度,佛隆似乎也从她身上得到鼓舞而厌到欣慰,变得精神奕奕。
「贝尔莎妮朵今天好像比往常更加充满干劲呢。」
「是呀!」
听到佛隆这么说,贝尔莎妮朵开朗地应了一声。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计划i
她将脸凑到佛隆面前,压低音量说。
「秘密计划?」
「对呀!我要练好神曲,然后演奏给普利妮听,让她吓一跳!」
「这样啊?很好呀!」
真的是很棒的目标。    .
看来她们姊妹俩之间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顺带一提,普利妮希卡的身体似乎也恢复了。
这或许是因为佛隆的神曲在身为半精灵的她身上产生了效果——支援战斗用的神曲拥有促使精灵活性化的功用——不过实际上是否真的是这个原因则无从得知,因为就算问了,普利妮希卡也只是暧昧地笑而不答。
「我想演奏得像昨天的学长一样好!想演奏出那种听了会让人觉得舒服的曲子!」
「哪哩……唔……嗯,加油喔。」
自己的音乐被人当面称赞让佛隆觉得非常羞怯。
「喂,我不是说过你问的问题太多了吗!」
在此时忽然插进来的克缇卡儿蒂打算将贝尔莎妮朵贴到佛隆面前的那张脸给推开。
不管贝尔莎妮朵跟佛隆之间到底有没有明确正当的交谈理由,只要两人看起来聊得愉快,她就会不高兴——当然也不会对此坐视不管。
「因为人家有很多问题想知道答案嘛,有什么办法呢!」
贝尔莎妮朵哼了一声做为回应。
由于她今天问的都是非常正经的问题,因此较往常显得更为理直气壮。
「不过就是问问题,谁准你靠佛隆这么近!」
「这也没办法呀,人家有秘密要跟学长商量嘛!」
「什么!」
克缇卡儿蒂闻声色变。
「什么秘密——这个该死的金发小妞!你背着众人想对佛隆做什么!」
「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呃……克缇?贝尔莎妮朵!」
见对方露出从容笑靥而让克缇卡儿蒂气得火冒三丈的景象,让一旁的佛隆显得非常狼狈。
一连串的举动使这间教室再度恢复往常的混乱。此时——
「喂;喂;喂;」
一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声音传来。
「闹得还挺开心的嘛?一定是因为你们的脑袋太单纯、什么烦恼也没有的关系吧?真令人羡慕呀!」
一边带着开朗且永远桀惊不逊的语调,一边朝佛隆等人缓缓靠近的人——毫无疑问的是胡麻吕.丹奎斯。
「…………」
瞬间忘了彼此正在吵架的克缇卡儿蒂和贝尔莎妮朵呆愣地看着对方。
脸上同时浮现近乎战栗的惊愕表情。
「丹……丹奎斯……?」
至于佛隆则是吓得连话也没办法好好说了。
「你……你、你的……身体……好了……吗?」
因为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丹奎斯看起来竟然呈现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
仿佛昨天那副病厌厌的模样是骗人的一般——
「身体好了……?你在说什么?」
丹奎斯不解地偏着头:
「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呀!」
尽管自称天才神曲乐士的他昨天怎么看都像个重病患者,现在却一如往常地摆出碍眼的动作,拨了拨浏海。
「喔……喔……是……是这样子呀?」
昨天的他看来非常虚弱,意识也一片蒙胧,所以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大概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然而才经过一个晚上便能恢复平常的这点就很吓人了。被当事人质疑「咦?昨晚真的有发生你们说的那件事吗?」再加上眼前的丹奎斯可说是活力十足——实在会让人不安地怀疑起该不会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一会儿之后……
「该不会……」
克缇卡儿蒂终于带着些许不耐的语气表示:
「这家伙……又擅自在脑中把昨晚发生的事……全部抹除掉了吧?」
「有可能喔。」
贝尔莎妮朵凑到克缇卡儿蒂的耳边说。
丹奎斯完全不具备反省能力——或者应该说他的记忆能消除掉所有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举凡所有觉得不快的事都能在他的脑中转化消除,成为「不存在的事」。
这也是当然的——若非如此,一个人不可能变得如此狂妄自大。
然而……
「昨天明明被折腾成那样,今天却完全恢复了耶。」
「这怎么可能?难道除了记忆之外,他还能消除掉所有身体上的疲劳吗……!」
克缇卡儿蒂此时的表情明显从惊愕变成了恐惧。
不知道到底该说是厉害还是……总之,丹奎斯给人的印象就是「这种事在他身上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能给人这种印象实在非常可怕。
「拜托,你们到底在窃窃私语地说些什么啊?低水准的家伙就是这样,说的话让我怎么听都听不懂。」
丹奎斯说完,哈哈哈地放声笑着。
看来他的记忆真的被自己完全消除了。
克缇卡儿蒂和贝尔莎妮朵忍不住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地说: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吧?」
「搞不好喔……」
「就某方面而言,我最不想碰到这种敌人了,不管揍他揍得多狠,到头来大概还是会被他忘记吧?」
「……真的好可怕……搞不好他就算被打死了也会忘记自己已经死掉,然后从地上站起来呢……」
「……你们说得太过分了啦。」
佛隆制止了两人间非常认真的对话,同时也因为感觉到一切恢复正常而露出笑容。
「…………」
他忽然望向窗外——看到天空一片蔚蓝。
虽说眼前仍持续着同样的日常光景,季节却正渐渐更迭着。
炎热的夏天已经近在眼前。
蒙胧黑暗笼罩在一处非常宽阔的空间。
除了非常宽广之外,这个空间的其他细节全都隐匿在黑暗中,完全看不见。茫然的寂寥氛围化成负面的压力,遮蔽着人们的感官。
一名男子站在这样的空间之中。
青年身着一件黑色外袍,鼻梁上顶着一副看来有些滑稽的圆框眼镜。
他的五官非常俊俏,给人一种冷漠而难以亲近的戚受,表情却像只趴在阳光下午睡的猫咪般佣懒,完全扭转了容貌给人的印象,使人觉得较为容易亲近。
尽管他的年龄不详,本名不详,出身不详,但不知为何,多数人都不会留意到这些部分。
人们口中的「神」这个词汇有时并非指称专有名词,而是当作一般名词冠在某人头上——认得这名青年的人几乎都是这么称呼他的。
他是托尔巴斯神曲学院的校长。
在所有的学院关系人之中,这位校长可说是家喻户晓,学校里的师生尤其对那张和学生没什么两样的年轻外貌,以及一副从容而总能让旁人觉得舒服放松的气质再熟悉也不过了。
然而……
这并非他的全部。
至少此时此刻他的模样——一双居高临下、睥睨世间的锐利眼神和冰冷的微笑,认识的人就非常少了。
「艾列因德斯。」
黑暗中,一名女性随着校长的叫唤现身。
她留着一头长垂腰际的深绿色头发,给人一种非常纯洁的印象……非常美丽。
并非那种积极而具有侵略性的华丽美感,她所拥有的美让人看了一眼就无法移开目光——沉静却又充满蛊惑魅力的美。
她身着一袭大方的长袍,背上长着三对发光的翅膀。
是精灵,而且是上级精灵。
「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接下来又要麻烦你了。」
「您又说这么见外的话。」
脸上露出微微苦笑的绿发女子说:
「我们现在已经是生死与共的生命共同体,您只需要像活动手脚一样地使唤我就可以了。」
语毕,带着优美身姿轻轻收腰的她对着校长行礼。
「……也是啦。」
校长的嘴角微微勾出笑靥。
他的笑容一瞬间看来甚至带有自嘲的意思。
「克缇卡儿蒂的契约乐士原本便持续一点一滴地成长着,目前的状况应该还能称得上顺利……」
「那么这次要玩真的罗?」
「嗯……」
面对绿发精灵艾列因德斯的问话,校长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他们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就罢手,所以绝对不能大意。」
「这是当然的——」
「到头来……」
校长发出一声嘟哝声,望向身旁的庞然大物。
这件物体大概没几个人能一眼认出——因为它大得远超出常识范畴。成簇石柱交缠着向天际延伸,仿佛一株由巨石生成的大树。
然而这并非它的本质。
至于它究竟是什么……
若是将它看作一棵树……树根的部位即昭示了一切……
「只要这东西还存在于这个世上,也许真正的结束便永远都不会来临……」
校长面前的成簇石柱根部——存在着一组黑白相间的琴键组成的键盘。
一排八十八根琴键,一共三排。
没错,这是一件乐器;虽然和字典中定义的同类乐器相比可说是大得夸张,但它的本质确实是一件乐器没错。
精灵和神曲研究者大概一眼就认得出这件乐器究竟是什么来历。
然而认为它确实存在的人很少。
知道事实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神器——奏世乐器。
过去神灵创世时所使用的《创世乐器》,此时正静静地躺在这片昏暗的空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