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庫
  3. 神曲奏界 紅S
  4. 第一卷
  5. PROLOGUE
  6. 简体版

PROLOGUE
2017-06-23 18:19:28

		

臺版 轉自 大雄@神曲奏界POLYPHONICA中文論壇(www.polyphonica.cn)
每當遇到難過的事,男孩就會獨自爬到屋頂上唱歌。
因爲這間孤兒院的老師曾經告訴他:「如果你心裏覺得不愉快、覺得哀傷,那就唱歌吧。唱歌能帶給你活力喲。」
其實,老師自己也無法肯定唱歌能有多少抒解傷痛的效果,甚至早已遺忘曾對男孩這麼說過。然而,對男孩來說,他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平復內心糾結的情緒。因此,每當這種情況出現時,他也只有乖乖照着他曾經聽過的這個方法,一次又一次地歌唱。
這間貧窮的孤兒院沒辦法提供什麼休閒娛樂給院內的小朋友們,而受到其他孩童排擠欺負的男孩,在這方面所能得到的就更少了。
男孩頭頂上的夜空中,一輪明月緩緩升起。
忍受着浸透肌膚的寒意,他擡頭望着月亮,吐出纖細的歌聲。
沒有任何聽衆聆聽的微弱旋律,彷佛隨時都會消散似的,繚繞在夜空之中。
他是孤獨的,孑然一身。
他總是孤兒院裏落單的那一個。因爲他做事情笨手笨腳,跟大家一起玩時總會搞出些紕漏,掃了大家遊玩的興致。
『又是你!又是你害我們被老師發現!』
男孩唱着歌,想起午間時同伴們對他說的話。
『這傢伙不管做什麼都慢人家一拍!』
『所以,我不是早就跟你們說不要讓他加入嗎?』
一句話引來其他同伴們的責難,丟下一句要他別再跟過來,其他小朋友們便將男孩丟下,自己去玩了,而被丟下的小男孩甚至沒辦法回嘴。
這羣孤兒院裏的小朋友總是一起預謀着出外冒險,但這是被院方禁止的遊戲。因此他們必須偷偷摸摸地溜出去,然後再偷偷摸摸地回來。然而,因爲某個人的緣故,他們這次又被發現了。
孤兒院周圍有一堵紅磚砌起來的圍牆,男孩總是跟他們一起穿過圍牆底下的一處小洞溜出去玩。這天,他跟大家一起穿過圍牆底下的小洞時,不巧被牆邊的灌木叢勾到衣角,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扯開。然而,孤兒院裏的老師們注意到這羣小朋友的騷動而來查看,害大家一同狠狠捱了老師一頓痛罵。
打從那一刻起,直到晚上就寢時間都沒有人和男孩說話。他知道這是自己不好,可是這種孤寂實在令人難以承受。
心中充滿寂寞,到了晚上熄燈後男孩仍難過得睡不着覺。因此,他在大半夜裏悄悄爬上屋頂,望着月亮唱歌。
唱歌能稍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次又一次地歌唱之後,他覺得自己的心靈真的稍稍微舒暢許多。然而……
「唉……」
這般沉重的嘆息實在不像是年紀輕輕的男孩該有的表現。
他那一雙渾圓的黑色雙眸微微泛出了淚光。
不管做什麼,他總是會捅出紕漏,老是因爲他的胡塗而扯了其他小朋友們的後腿。他從沒有幫助到任何人,甚至想讓自己變得開心些都無法辦到。也許就因爲他是這麼沒用,所以唱出來的歌也只能發揮那麼一點點效果吧。
「……」
這麼說來,男孩總是被丟下的那個——被老師、其他小朋友們,還有他的父母親丟下。這也許就是因爲他實在太笨,跟不上其他同年齡的孩子吧。
男孩不記得自己雙親的容貌,在他記得以前便已被丟到孤兒院中,或許這是因男孩的父母嫌他只會添麻煩的緣故。最近連孤兒院裏的老師們,都對這胡塗的男孩感到厭倦,鮮少出聲喚他;就算有,聲音中也都顯得有些不耐。即便男孩的年紀尚小,他仍能夠很清楚地分辨出來。
男孩總是被別人丟下,沒人願意在他身邊停下腳步,沒人願意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唉……再這麼下去,男孩快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得到任何人的眷顧,將成爲孤獨的一個人,就好比路上的石頭,有或沒有都不會有人在乎。也許終有一天,甚至整個世界都會將他拋棄吧?
男孩對於自己這樣的想象束手無策。爲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只能繼續偷偷躲在屋頂上唱歌。
男孩希望自己能爲別人做些什麼、希望有人需要他,如此一來,他也許會多喜歡自己一些——他帶着這般茫然的思緒,繼續對着星空唱歌。
「?」
就在這時,男孩忽然察覺到有人出現在他的身後。
這是一個連呼氣都會結成白煙的寒冷夜晚,因此,他知道自己背後忽然傳來了一股暖意——事實上,男孩只有這方面的感受性比一般孩子來得敏銳。
也許是老師聽到他的歌聲而上來屋頂罵他吧?男孩回過頭去——
「……咦?」
一個陌生女子的身影映入他眼中。她和男孩身處同樣的高度,卻沒有站在屋頂上。這名陌生女子的腳下沒有任何支撐,而是整個人浮在屋頂外側的半空中。
很明顯的她不是人。因爲人類不會飛,背上更不可能像她這樣長着「翅膀」。
數枚閃耀着輝彩的薄透羽翼展開在女子背上,宛如巨大的花朵般綻放。
這幾枚翅膀的外觀,明顯和昆蟲、鳥類身上的羽翼截然不同。即使如此,除了「翅膀」這個名詞外,實在找不到更適當的詞彙來形容她背上綻放的六枚花瓣。
「……」
這名女性究竟是什麼人呢?也許她這副模樣會讓一般人覺得害怕。然而,屋頂上的男孩即便覺得驚訝、即便覺得有些疑惑,心裏卻沒有涌出一絲恐懼——也許是因爲這名女子的容姿太過美麗,也許因爲她脣邊那抹溫柔親切的笑容。
女子火紅色的長髮如水波般輕緩飄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閃着豔紅色。她身穿一襲長袖、長襬的洋裝,樣式讓人想到儀式中的固定穿着;胸口和肩膀的鏤空設計,毫不保留地讓她滑潤白皙的肌膚坦露在冰冷的空氣中。
男女之間的性別意識尚未在男孩心裏萌芽,此時他專注的眼神純粹只是一種對於美麗的感動。對方超乎常人的優雅模樣,讓他本能地爲之折服。
「你是誰?」
男孩回神,不假思索地提出懸在心頭的疑問。
一抹苦笑浮上女子的臉龐,她搖了搖頭,看似認爲這樣的問答不具任何意義。接着,她再次展露出早先那溫柔的笑靨,輕聲說:「我是被你的歌聲吸引來的。」
「啊……」
男孩聽到愣住了。他覺得相當害臊。
過去男孩從沒有爲誰唱歌。即便孤兒院裏的小朋友有時候會一起唱歌,不過他從沒有自己一個人、有意識地爲誰獻唱。因爲他若是無緣無故就這麼做,肯定會被大家當成傻瓜,然後又被當成是怪人而孤立。他害怕這種結果。
男孩低着頭默默不語。
「……」
不知道這名陌生女子對於男孩的歌聲有什麼樣的感觸?她會覺得男孩的歌聲令人覺得不耐而想作弄他嗎?男孩焦慮地思索着。雖說他曾經想過,從對方臉上的笑容看來,這名女子應該不是在生氣,不過,她也很有可能是因爲覺得歌聲惱人而前來抱怨制止。一想到這裏,一股濃濃的不安情緒便盤據在男孩心裏揮之不去。然而……
「沒什麼好害臊的,你的歌聲很棒哦。」
「……」
男孩起初沒有意會這名陌生女子話中的意思,畢竟他過去鮮少被人稱讚。對他來說,讚美永遠是別人的。雖說同樣的話語也有可能從他口中脫口說出,不過讚美別人跟接受別人的讚美終究是兩回事。
你的歌聲很棒哦——這句話逐漸在男孩的胸中擴散。不知道爲什麼,他就是知道這是對方的真心話。
也許他和這名陌生女子之間有着某種契合的共鳴,好比同是孤獨之人面對許多事情都會有同樣的感觸。不過,男孩其實並沒有足以理解這種共鳴的人生歷練。
「……謝謝。」
他道了謝——這舉止絕非出自老師課堂上的教誨,或是欲響應對方的期待而說。男孩是自發性的,有生以來初次想要將心裏的感謝傳遞出去。
然而,也許是因爲羞怯的情緒作祟,他的道謝非常小聲。
「……嗯?你說什麼?我聽不見哦。」
對此,男孩面前的陌生女子倒是反過來作弄他。
「……」
「你是個男孩子吧?再說一次,別覺得害臊啊。」
女子出聲催促,這讓男孩猶豫地沉默了一會兒。他對於答謝道檔感到害羞,不過接受稱讚的喜悅卻是深深印在他心中。他對於女子的稱讚,是打從心底感到歡喜。
「大姊姊,謝謝你的讚美!」
他終於鼓起勇氣擡起頭來,果斷地跟對方答謝。對方看着他,發現他臉上的表情出現微妙的變化。
「……你在哭嗎?」
「我、我纔沒有呢。」
男孩慌慌張張地低下頭,拭去險些就要奪眶而出的淚水。這可丟臉了,他絕不願讓對方知道自己是個既不聰明、反應又慢的小孩,甚至還因爲同儕的冷落而差點掉下眼淚。因爲他深深認爲,一旦這件事情被對方知道,這名陌生女子肯定會看不起他、肯定會丟下他轉身離去。
「是嘛!因爲你是男生啊。」
「……是的。」
男孩不知道自己能瞞多久,不過對方並沒有生氣或轉身離去。陌生女子緩緩在空氣中滑行,飛到男孩面前。她蹲下身子,單腳跪在屋頂上,讓自己的視線與男孩同高。
她看着眼前的男孩。一對紅色的眼睛直視黑色的雙眸,彷佛要看穿男孩的內心世界一般,許久沒有將她的視線移開。
「我想將你據爲己有。」她說。
「……咦?」
「我想獨佔你歌聲中描繪出來的靈魂——可以嗎?」
至此,這名陌生女子一改早先那般從容的態度,初次露出些許羞赧的表情,宛如對着朝思暮想的戀人吐露情愫的少女。
但是,男孩並不明白她話中的意思。
「?」
他面對這般意味不明的告白,腦中顯得一片混亂。
「唉,我真是……」女子露出苦笑說:「這麼說吧,我希望你可以永遠爲我唱歌、只爲我唱歌,好嗎?」
男孩仍舊覺得困惑。對方的意思是,她不會棄自己於不顧嗎?她也不會丟下他,某天自己一個人離開嗎?或是除此之外,她還會永遠陪在男孩身邊?
他懷疑自己的歌聲是否真有能夠取悅這名美麗女子的價值,更懷疑着自己一直渴望聽到的言語。即便他巴望着有人需要他,可是一旦真正聽到,他卻不得不對此感到疑惑。
男孩過去始終看輕自己。自從他懂事以來,他總是被人遺棄、被人排擠,因此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有用的人。長久處於這樣的情境下,讓他無法坦率看待別人的肯定。
「嗯。」
即便如此,他仍舊不自覺地點頭。也許他本能地察覺到自己需要什麼。
對此,女子滿足地點點頭,然後伸手用指尖輕觸男孩的臉頰。頰上搔癢的觸感讓男孩笑了。
接着,這名陌生女子忽然收起輕鬆的表情,轉而嚴肅地壓低聲音說:「好了,爲了我們的約定,我們必須完成一個儀式——把你的眼睛閉起來。」
男孩聽話地閉上眼睛……
關於後來和陌生女子之間發生的事,他便不記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