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GA文库
  3. 神曲奏界 红S
  4. 第一卷
  5. PROLOGUE
  6. 繁体版

PROLOGUE
2017-06-23 18:19:28

		

台版 转自 大雄@神曲奏界POLYPHONICA中文论坛(www.polyphonica.cn)
每当遇到难过的事,男孩就会独自爬到屋顶上唱歌。
因为这间孤儿院的老师曾经告诉他:「如果你心里觉得不愉快、觉得哀伤,那就唱歌吧。唱歌能带给你活力哟。」
其实,老师自己也无法肯定唱歌能有多少抒解伤痛的效果,甚至早已遗忘曾对男孩这么说过。然而,对男孩来说,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平复内心纠结的情绪。因此,每当这种情况出现时,他也只有乖乖照着他曾经听过的这个方法,一次又一次地歌唱。
这间贫穷的孤儿院没办法提供什么休闲娱乐给院内的小朋友们,而受到其他孩童排挤欺负的男孩,在这方面所能得到的就更少了。
男孩头顶上的夜空中,一轮明月缓缓升起。
忍受着浸透肌肤的寒意,他抬头望着月亮,吐出纤细的歌声。
没有任何听众聆听的微弱旋律,彷佛随时都会消散似的,缭绕在夜空之中。
他是孤独的,孑然一身。
他总是孤儿院里落单的那一个。因为他做事情笨手笨脚,跟大家一起玩时总会搞出些纰漏,扫了大家游玩的兴致。
『又是你!又是你害我们被老师发现!』
男孩唱着歌,想起午间时同伴们对他说的话。
『这家伙不管做什么都慢人家一拍!』
『所以,我不是早就跟你们说不要让他加入吗?』
一句话引来其他同伴们的责难,丢下一句要他别再跟过来,其他小朋友们便将男孩丢下,自己去玩了,而被丢下的小男孩甚至没办法回嘴。
这群孤儿院里的小朋友总是一起预谋着出外冒险,但这是被院方禁止的游戏。因此他们必须偷偷摸摸地溜出去,然后再偷偷摸摸地回来。然而,因为某个人的缘故,他们这次又被发现了。
孤儿院周围有一堵红砖砌起来的围墙,男孩总是跟他们一起穿过围墙底下的一处小洞溜出去玩。这天,他跟大家一起穿过围墙底下的小洞时,不巧被墙边的灌木丛勾到衣角,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扯开。然而,孤儿院里的老师们注意到这群小朋友的骚动而来查看,害大家一同狠狠挨了老师一顿痛骂。
打从那一刻起,直到晚上就寝时间都没有人和男孩说话。他知道这是自己不好,可是这种孤寂实在令人难以承受。
心中充满寂寞,到了晚上熄灯后男孩仍难过得睡不着觉。因此,他在大半夜里悄悄爬上屋顶,望着月亮唱歌。
唱歌能稍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次又一次地歌唱之后,他觉得自己的心灵真的稍稍微舒畅许多。然而……
「唉……」
这般沉重的叹息实在不像是年纪轻轻的男孩该有的表现。
他那一双浑圆的黑色双眸微微泛出了泪光。
不管做什么,他总是会捅出纰漏,老是因为他的胡涂而扯了其他小朋友们的后腿。他从没有帮助到任何人,甚至想让自己变得开心些都无法办到。也许就因为他是这么没用,所以唱出来的歌也只能发挥那么一点点效果吧。
「……」
这么说来,男孩总是被丢下的那个——被老师、其他小朋友们,还有他的父母亲丢下。这也许就是因为他实在太笨,跟不上其他同年龄的孩子吧。
男孩不记得自己双亲的容貌,在他记得以前便已被丢到孤儿院中,或许这是因男孩的父母嫌他只会添麻烦的缘故。最近连孤儿院里的老师们,都对这胡涂的男孩感到厌倦,鲜少出声唤他;就算有,声音中也都显得有些不耐。即便男孩的年纪尚小,他仍能够很清楚地分辨出来。
男孩总是被别人丢下,没人愿意在他身边停下脚步,没人愿意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唉……再这么下去,男孩快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得到任何人的眷顾,将成为孤独的一个人,就好比路上的石头,有或没有都不会有人在乎。也许终有一天,甚至整个世界都会将他抛弃吧?
男孩对于自己这样的想象束手无策。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只能继续偷偷躲在屋顶上唱歌。
男孩希望自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希望有人需要他,如此一来,他也许会多喜欢自己一些——他带着这般茫然的思绪,继续对着星空唱歌。
「?」
就在这时,男孩忽然察觉到有人出现在他的身后。
这是一个连呼气都会结成白烟的寒冷夜晚,因此,他知道自己背后忽然传来了一股暖意——事实上,男孩只有这方面的感受性比一般孩子来得敏锐。
也许是老师听到他的歌声而上来屋顶骂他吧?男孩回过头去——
「……咦?」
一个陌生女子的身影映入他眼中。她和男孩身处同样的高度,却没有站在屋顶上。这名陌生女子的脚下没有任何支撑,而是整个人浮在屋顶外侧的半空中。
很明显的她不是人。因为人类不会飞,背上更不可能像她这样长着「翅膀」。
数枚闪耀着辉彩的薄透羽翼展开在女子背上,宛如巨大的花朵般绽放。
这几枚翅膀的外观,明显和昆虫、鸟类身上的羽翼截然不同。即使如此,除了「翅膀」这个名词外,实在找不到更适当的词汇来形容她背上绽放的六枚花瓣。
「……」
这名女性究竟是什么人呢?也许她这副模样会让一般人觉得害怕。然而,屋顶上的男孩即便觉得惊讶、即便觉得有些疑惑,心里却没有涌出一丝恐惧——也许是因为这名女子的容姿太过美丽,也许因为她唇边那抹温柔亲切的笑容。
女子火红色的长发如水波般轻缓飘荡,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着艳红色。她身穿一袭长袖、长襬的洋装,样式让人想到仪式中的固定穿着;胸口和肩膀的镂空设计,毫不保留地让她滑润白皙的肌肤坦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男女之间的性别意识尚未在男孩心里萌芽,此时他专注的眼神纯粹只是一种对于美丽的感动。对方超乎常人的优雅模样,让他本能地为之折服。
「你是谁?」
男孩回神,不假思索地提出悬在心头的疑问。
一抹苦笑浮上女子的脸庞,她摇了摇头,看似认为这样的问答不具任何意义。接着,她再次展露出早先那温柔的笑靥,轻声说:「我是被你的歌声吸引来的。」
「啊……」
男孩听到愣住了。他觉得相当害臊。
过去男孩从没有为谁唱歌。即便孤儿院里的小朋友有时候会一起唱歌,不过他从没有自己一个人、有意识地为谁献唱。因为他若是无缘无故就这么做,肯定会被大家当成傻瓜,然后又被当成是怪人而孤立。他害怕这种结果。
男孩低着头默默不语。
「……」
不知道这名陌生女子对于男孩的歌声有什么样的感触?她会觉得男孩的歌声令人觉得不耐而想作弄他吗?男孩焦虑地思索着。虽说他曾经想过,从对方脸上的笑容看来,这名女子应该不是在生气,不过,她也很有可能是因为觉得歌声恼人而前来抱怨制止。一想到这里,一股浓浓的不安情绪便盘据在男孩心里挥之不去。然而……
「没什么好害臊的,你的歌声很棒哦。」
「……」
男孩起初没有意会这名陌生女子话中的意思,毕竟他过去鲜少被人称赞。对他来说,赞美永远是别人的。虽说同样的话语也有可能从他口中脱口说出,不过赞美别人跟接受别人的赞美终究是两回事。
你的歌声很棒哦——这句话逐渐在男孩的胸中扩散。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这是对方的真心话。
也许他和这名陌生女子之间有着某种契合的共鸣,好比同是孤独之人面对许多事情都会有同样的感触。不过,男孩其实并没有足以理解这种共鸣的人生历练。
「……谢谢。」
他道了谢——这举止绝非出自老师课堂上的教诲,或是欲响应对方的期待而说。男孩是自发性的,有生以来初次想要将心里的感谢传递出去。
然而,也许是因为羞怯的情绪作祟,他的道谢非常小声。
「……嗯?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哦。」
对此,男孩面前的陌生女子倒是反过来作弄他。
「……」
「你是个男孩子吧?再说一次,别觉得害臊啊。」
女子出声催促,这让男孩犹豫地沉默了一会儿。他对于答谢道档感到害羞,不过接受称赞的喜悦却是深深印在他心中。他对于女子的称赞,是打从心底感到欢喜。
「大姊姊,谢谢你的赞美!」
他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果断地跟对方答谢。对方看着他,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出现微妙的变化。
「……你在哭吗?」
「我、我才没有呢。」
男孩慌慌张张地低下头,拭去险些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这可丢脸了,他绝不愿让对方知道自己是个既不聪明、反应又慢的小孩,甚至还因为同侪的冷落而差点掉下眼泪。因为他深深认为,一旦这件事情被对方知道,这名陌生女子肯定会看不起他、肯定会丢下他转身离去。
「是嘛!因为你是男生啊。」
「……是的。」
男孩不知道自己能瞒多久,不过对方并没有生气或转身离去。陌生女子缓缓在空气中滑行,飞到男孩面前。她蹲下身子,单脚跪在屋顶上,让自己的视线与男孩同高。
她看着眼前的男孩。一对红色的眼睛直视黑色的双眸,彷佛要看穿男孩的内心世界一般,许久没有将她的视线移开。
「我想将你据为己有。」她说。
「……咦?」
「我想独占你歌声中描绘出来的灵魂——可以吗?」
至此,这名陌生女子一改早先那般从容的态度,初次露出些许羞赧的表情,宛如对着朝思暮想的恋人吐露情愫的少女。
但是,男孩并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
他面对这般意味不明的告白,脑中显得一片混乱。
「唉,我真是……」女子露出苦笑说:「这么说吧,我希望你可以永远为我唱歌、只为我唱歌,好吗?」
男孩仍旧觉得困惑。对方的意思是,她不会弃自己于不顾吗?她也不会丢下他,某天自己一个人离开吗?或是除此之外,她还会永远陪在男孩身边?
他怀疑自己的歌声是否真有能够取悦这名美丽女子的价值,更怀疑着自己一直渴望听到的言语。即便他巴望着有人需要他,可是一旦真正听到,他却不得不对此感到疑惑。
男孩过去始终看轻自己。自从他懂事以来,他总是被人遗弃、被人排挤,因此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长久处于这样的情境下,让他无法坦率看待别人的肯定。
「嗯。」
即便如此,他仍旧不自觉地点头。也许他本能地察觉到自己需要什么。
对此,女子满足地点点头,然后伸手用指尖轻触男孩的脸颊。颊上搔痒的触感让男孩笑了。
接着,这名陌生女子忽然收起轻松的表情,转而严肃地压低声音说:「好了,为了我们的约定,我们必须完成一个仪式——把你的眼睛闭起来。」
男孩听话地闭上眼睛……
关于后来和陌生女子之间发生的事,他便不记得了。



                    


.